【初恋女友小雪】【完】

摘要  80年代初期的时候,虽然已经是高中生了,但是,大家还是相对保守,最多也就暗中喜欢哪个女生。就有那么几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和帅气的男生有对象。   ...

  80年代初期的时候,虽然已经是高中生了,但是,大家还是相对保守,最多也就暗中喜欢哪个女生。就有那么几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和帅气的男生有对象。

  其他人也就是在宿舍临睡前意淫一下。很多漂亮的女生,都是我们的谈资。

  我之前也是和其他普通的男生一样,吹吹牛B,嘴上爽爽,等小雪转到我们班以后,我的生活才开始改变。

  高二的时候我们文理分班,突然一个叫小雪的女孩分到了我们班。她刚开始看起来很普通,就是那种比较秀气的女孩,也没有那么花枝招展的衣服,除了待人接物比较随和意外,没引起我的太大注意。

  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分两种,住宿和走读。因为高中是在市区里,而我们这些乡下的孩子,只能住在宿舍里。这样的结果,造成了住宿生和走读生有了一定的隔阂。不过,同时,住宿生与住宿生之间的感情,无论男女,因为一天18个小时在一起,关系会非常好。

  平时都是在一起打打闹闹,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有一件事发生了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我们这是一个偏远的城市,虽然算地级市,但是,只有20W的人口,很多基础设施都不完善。我们学校又靠近郊区,所以,有的时候会停电,不是经常,有时候,大概一年1,2次吧。而,高中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上晚自习会上到很晚的,我们是10点半,别的学校可能更晚,甚至有的学校的教室都不锁门,让学生能够随时来学习。

  那天晚自习马上就要结束了,结果,突然停电了。屋里屋外一片漆黑。(我们是重点高中,班级里没人抽烟的,另外,我们这边抽烟的学生,都是不来上晚自习的)所有女生都大声的尖叫,不过,我没有听见小雪的声音,只听见她轻轻的呀了一声。平时,我们关系都很好,座位也很近,我就站了起来,摸索着走到她身边。我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没事。嗯,那个,你能送我回宿舍吗?」

  「没问题。」

  她摸索着,拉着我的袖口,我们俩和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一起慢慢向外走。我们刚走出班级门口,外面熙熙攘攘已经有一些人了,有的男同学还发鬼叫来吓唬其他女同学。我感觉到小雪似乎有些害怕,就尽量慢了下来。可是,没走两步就有一个男生突然从我们俩身后鬼叫了一声,小雪和我吓了一跳,本来她的手还抓着我的袖口,结果被那个男生那么一吓,直接就抓住了我的隔壁。而我的心,突然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们就这样默默的走到了她的宿舍。

  这天晚上,我从自己的世界里抬起头来,看到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盯着我看,我一下被她的眼神吸引了。眼神的交流是美妙的,绝没有互相勾引的意味儿,十六七岁的年纪,完全达不到那个层次,那是少男少女心灵的一种轻轻的撞击,无言的对视中,好象许多话都说了,又象什么也没说,我从这种对视中体会了一种特别的欢愉和满足。

  我当时有个恶习,睡前一定要爱抚一下小弟弟,那时心里确实常常想着小雪啊还有她的咪咪,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凸起!我已经自摸很久了,当时也没有什么毛片,只能靠身边的漂亮女同学。

  真实情况是,我们确实没有什么,我就是觉得跟她在一起很快乐。当然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曾经做过的白日梦只有我自己知道,小雪都不知道。

  懵懵懂懂之间,高中毕业了,她如愿读了财经大学,我读了一个普通的大学。

  各自的生活内容完全不一样了,她毕业后去当了会计,而我却当上了工程师呢。

  而渐渐的,我们也失去了联系。

  12年,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接通以后,对方问:「猜猜我是谁?」我一听就知道是小雪。赶紧要了QQ号码,挂在网上聊起来。

  我心里很感动!

  毕业之后,漂泊,闯荡,从年少轻狂,到棱角磨平。在家乡人看来,这小子混得还行。其实自己明白:还不如一片叶子分量重。这么多年了,还被这么一位才女挂念着,心底某个柔软的角落被触动,思绪一下回到简简单单的八零年代。

  此后,就常常在QQ上见面,共忆似水流年,感叹韶华易逝!当然也少不了暧昧缠绵。几次联系她,她都有事耽搁了,我也没法儿,只得等!终于,她有了时间,我先到宾馆开了个标间,给她发信息通知宾馆和房号,就在房间里等。

  挑的房子是带卫生间的,趁她没到,我先洗洗干净,做好战斗准备!呵呵。

  其实我们在QQ上并没有实际讨论见面后该发生点啥,我觉得和她还真不方便直接说这个。人家是淑女,我要是直说,多么煞风景!呵呵。

  上午10点多,她来信息:「到站了。」我赶紧出了门,站在走廊上,一边抽烟一边关注着楼梯口。心想:十几年没见了,不知道现在的小雪啥样儿。

  等她从楼梯上走上来,看她走向相反的方向,我喊了一声:「小雪!」她回转身,我悄悄打量:一件白色的外套和牛仔,浅色高跟凉鞋,还是短发,面容也没有多大改变,仪态已全然不是当年那个女学生的感觉,走起来姿态很好看,知性熟女的味道!心里好喜欢呀!细腰丰乳,在牛仔勾勒下,很好地衬托出曼妙身材。走到跟前,眼镜后面还是那双亮晶晶的略带调皮的眼睛。

  进了房间,我轻轻抱住她,想要吻上去,她一挡,我也不强行,就互相把头靠在对方肩上,脸儿紧偎,静静地拥抱。抱在一起,好象感觉不舒服,原来口袋里的钱包、香烟等零件碍事儿,于是停下来,把口袋里所有小零碎儿都扔到右边的床上,这中间,她笑嘻嘻地看着我一件件往外掏东西。重新拥住,这下可是没有隔阂了,舒舒服服地贴在一起,轻轻摇动身体,小弟弟已经翘起来,贴在她小腹上面,她的乳房至少是D以上,挤在我怀中,感觉很舒服。以前是贫乳,没想到几年不见,变化真大。

  我说:「你可以先洗洗!」她笑了:「急啥?休息一下再说。」我一想也是,旅途劳顿,刚进房间,马上冲凉也不大好。不过心里大概有数了:我期待的故事会顺利发生的。

  接下来,聊了一会儿,她起身去洗澡,因为洗澡间是半透明玻璃材质,我从外面能清楚看到她身体的轮廓和她洗浴的动作,看得小弟弟又起了急。于是,故意把头贴在玻璃上面,假装偷看,其实贴得再近,也是模糊的。她注意到了,说啊:「别不自觉噢!」隔着玻璃假装要打。我知趣地躺到床上,脱光衣服,摸着小弟弟,一边看电视,一边着急地等。

  大概二十来分钟,她洗好了,结果又穿戴整齐地出来了!我当时已经脱光了啊,哪里能容她再全副武装?看她笑眯眯地盯着我青筋暴起的小弟弟看,就下命令:「别看了,脱!!」紧接着,她慢慢得脱下了衣服,露出了洁白的胴体。这个过程给我的感觉很香艳,尤其是她白生生的背袒露出来的那一瞬!看得我晕乎乎的。立刻把小弟弟从后面抵近她的屄的位置,顺手把罩杯的搭扣儿解开,在她向上脱下裤子的同时,我把她的罩杯取下,扔到左边床上,一把扯下她的底裤儿,扶她坐到床沿,一只手抓住一个乳房,呵呵,抓不住过来!我的乖乖!两个咪咪真的是大!抚摸一会儿,我蹲下来,含住乳尖,结果我的鼻子立刻被她的乳房堵死了!什么效果呢?我无法呼吸了!因为她的乳房实在太大,而且软!怎么办?

  忍着!舔了不大会儿,忍不住了,就换口气,再舔另一边儿,还是遇到同样的情况,结果我就象水下作业一样,在她两个乳房上轮流舔起来,趁交替的间隙才换口气,呵呵,有些辛苦,可是心里感觉真痛快!感觉乳头坚挺了,就慢慢把唇往下移,准备舔她的屄,这个过程中,她一直抱住我的头,当我的唇刚刚越过阴毛儿,贴近她的屄的时候,她就不让我再往下去了。

  在学生时代,都是她说了算,我这时也顺从地停下来。当我提议从后面插进去时,她也是不同意,而是直接躺下来,分开腿儿,我只好又从了,唉……看来我这辈子也别想制服她了!她的屄也不普通,如果站她着,能从正面清楚地看到两腿之间向下伸出的阴唇,就是说,阴唇很长,象半个微微开口儿的贝壳儿,夹在她两腿之间,而不是常见的那种阴唇贴紧阴户的屄型儿。现在她是分开腿儿对着我,小贝壳儿已经明显张开了口儿,淫水已经渗出贝壳儿,象是马上要流下来啊看得我直咽口水!不看了,赶紧地,小弟弟已经有意见了!不管哪种姿式,插进去才是王道!于是干脆地刺了进去!进入很顺利!先缓缓抽动,同时趴到她身上,开始亲吻她的颈部,她配合地侧过头,昂起下巴,我马上吻向她颌下,顺着向颈的另一侧吻过去,看得出,她十分喜欢这些小插曲。我慢慢加快抽插速度,这时,她分开的两腿弯曲,向中间很轻很轻地贴在我的腰际,这样,我每一次抽插,都受到来自她大腿内侧的轻擦,产生抚摸一样的效果,受到这种刺激,我的小弟弟立刻变得更加坚挺!我也更卖力地操起她来!抽插过程中,她一直轻轻地笑着,而不是呻吟,这也给人挺特别的感觉,我后来想了想:算不算淫笑?好象也不算,反正她是这样一个习惯。抽插许久,感觉她的屄已完全入戏,我把嘴贴到她耳边拿话来挑逗她,这是我最爱的一种调情方式。

  「十几年前就想给你插进来了,你知道不?」

  「不知道!」

  「你当年想过我的鸡巴没?」

  「想过!」

  「乖……知道我当时最爱幻想你哪里?」

  「哪里?」

  「你的两个小咪咪!没想到现在变得这么大了」于是边抽插边抚摸两个大乳房。

  「喜欢我操你不?」

  「喜欢!」

  「我是不是很会操?」

  「是!」

  伴着互相的挑逗和痛快的抽插,感觉越来越爽!龟头滑过她阴道儿的感觉告诉我:她已临近顶峰!我开始用最快地速度进入冲刺阶段,终于,她的阴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一阵强烈的快感沿着阴茎直穿大脑,我毫无保留地给她射了进去啊!

  休息一会儿,洗干净后,我们穿好衣服,肩并肩坐在床沿上闲聊,互相诉说各自近况,她也给我讲了许多同学的发展情况。

  后来,我给她讲我的一些风流韵事,还给她讲了几个有意思的小故事。

  「有一天,小白兔的妈妈要出门了,她对小白兔说:」孩子呀,现在的世道乱的很啊,如果不是妈妈回来了,千万不要给他开门啊。如果妈妈回来了,妈妈就会在门口敲三下门,然后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妈妈要进来……』这样你再开门,如果没有这样就不是妈妈,就不要开门好吗?「小白兔傻呵呵的,说道:「好的,妈妈,放心吧!」于是小白兔的妈妈就走了。

  其实,早就潜伏在门外的大灰狼已经听见了兔子母女的对话,在小白兔的妈妈走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捏着嗓子,假冒成小白兔的妈妈来到她家的门外。

  大灰狼细声细气的唱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妈妈要进来……」小白兔听到了歌声,以为是兔妈妈,就乐不颠儿的去开门,她屁颠屁颠的跑到门口,打开门,哇噻,原来是大灰狼。

  小白兔就这样被大灰狼强奸了!!「

  「你好坏啊!!」

  「我还有呢,一个修道士在沙漠里苦修,这时候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从修道士旁边经过,修道士动心了,他做出痛苦万状的样子呻吟起来,漂亮的姑娘问修道士怎么了,修道士煞有其事地对姑娘说:」我的身上有个魔鬼,它正在折磨着我。「善良的姑娘问修道士,怎么才能解脱你的痛苦呢?修道士说:」跟我身上的魔鬼相对,你身上有个地狱,只有把我的魔鬼放到你的地狱里,我的痛苦才能减轻。「姑娘也是个虔诚的教徒,为了解脱修道士的痛苦,她就答应了修道士把魔鬼放到她的地狱里。

  因为是第一次,姑娘疼的大叫起来,说:「啊啊,你的魔鬼真不是个好东西,把我弄得好疼啊。」就这样,修道士总是用魔鬼折磨自己的借口把魔鬼放到了姑娘的地狱里,开始几次姑娘一直喊疼,后来就慢慢适应而且喜欢上了让修道士把魔鬼放进地狱里。开始的时候,修道士一天要把魔鬼放到地狱里好几次,半年之后,姑娘已经喜欢上了把魔鬼放到地狱里这种游戏,开始主动要求为修道士解除痛苦,要修道士把魔鬼放到她的地狱里。「

  听到热闹处,她双手抱住我的胳膊,咯咯直笑,花枝乱颤,别有风韵,看得我怦然心动,小弟弟又翘起来,就拉她起身要求二进宫,她一边笑,一边躲避我脱她衣服的手,这更勾起我的征服欲望!到这时候,她想躲是躲不了了,又被我脱光,彻底地完成了第二次征程。

  在我的授意下,她手扶着卫生间洗漱台,将臀部高高翘起来,摆出最淫荡的姿势晃着屁股等待一个大鸡巴的进入。

  镜子里的她头发有些散乱,衬衫的纽扣几乎全开着,乳罩也被我拿掉了,两个小白兔晃动着,真是淫荡极了。

  我一手握了鸡巴,一手分开她的两片阴唇,将龟头送到穴口,用手指头按着阴核,用龟头磨我的穴口。她淫荡的向后顶着屁股,随着我的动作两个丰满坚挺的奶子晃动着,口中也胡乱的呻吟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