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月亮之我的朝族白衣天使姐姐】【作者:happysharif】【完】

摘要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的部分人物姓名使用化名。   上个月写的东西了,其实一直想把「当时的月亮──」写成一个系列的回忆录,给自己留些可以怀念的记忆...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的部分人物姓名使用化名。

  上个月写的东西了,其实一直想把「当时的月亮──」写成一个系列的回忆录,给自己留些可以怀念的记忆,为我爱的和爱我那些女人留下些痕迹。本来是要发在良家抒情区的,但是想想原创支持我的哥们很多,还是发在原创吧。要是斑竹哥们觉得不对,可以帮我转到良家区,谢谢了。

  九八年我十几岁。九八年在大家的记忆的标签是什么?──法国的世界盃仲夏夜、齐达内麾下的法国队、德尚高高举起的大力神杯,或许还有肥罗摔倒时那痛苦的表情;王菲的相约九八,或者还有那滔天的洪水。而在我的记忆中九八年给我的印象是:血、碰撞、车祸、离别,还有那白衣飘飘的天使姐姐……我想每个哥们都经历过高考结束后的疯狂,我也不例外,当最后一科结束的铃声想起时,我没有象考场里的其他同学一样唉声叹气,我把卷子交给老师,然后快步走出考场,我再也忍受不了那压抑的气氛,我需要自由的呼吸。

  考场门口老爷子的一个警卫员──徐哥,正在门口等我。和徐哥聊了会天,一起考试的女朋友也出来了,在车上和女朋友卿卿我我,但是徐哥在前面开车也不敢太嚣张,到了女朋友家门口的时候相互飞吻,约定晚上接她出去玩。

  晚上要出去的时候,老妈再三叮嘱不让我开车,但是兄弟们应该都知道,刚学会开车的人,对车都特有瘾,尤其哥们当时总是自认为已经很行了,所以也没把老妈的话放在心上,而且当时哥们开的是一辆新的深绿色的日本原装的雅阁,这是我过生日的时候姐夫给的生日礼物,存心想在发小儿们面前炫耀一下,当我兴奋的启动车子的时候,我自己根本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开这辆车。

  到了女朋友家,女朋友正在闺房里擦胭脂抹粉的。哥们上学比较早,而且小学上到五年级的时候,老爷子被吊进京,哥们就直接上了中学。考大学那年我十七,是我们班里最小的。而女朋友是中规中矩的上的学,那年她十九。

  我和女朋友是高 二文理分班的时候认识的,文科班里集中了学校里很多的美女,但是当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还是被她的美丽打动了,她是艺术特长生,从小就学舞蹈,得过不少奖,长期的舞蹈训练让她的身材那个时候就很出众。

  一米七出头的高挑身材,小屁股又圆又翘,胸前耸起的双峰虽然以我现在的标准来看属于中等,但在那个时候已经觉得很有吸引力了,而且她的乳型相当的漂亮。最要人命的就是女友的那双修长的美腿,线条圆润柔和而不失丰满肉感。

  哥们当时想都没想就决定追她,女友的爸爸是个船长,经常就在天津,她妈妈是个舞蹈老师,也是个风韵绝佳的美人,女友从小就和她妈妈学习舞蹈,继承了她妈妈身上的那种古典主义气质。要是现在认识的话,哪怕是再过一两年,估计哥们也会对她妈妈有点想法,但是当时哥们绝对只是觉得她妈妈长的美。

  在女友家里和她妈妈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女友的房间,坐在一边看女友化妆的美态让我有点痴迷,我情不自禁的走到女友背后,双手轻柔的抚摸女友圆润的肩头,慢慢的俯下身在女友秀气的脖颈上亲吻,女友是个很敏感的人,不一会小嘴就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

  我把女友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腿上,女友主动的热烈的和我亲吻,一双柔嫩的小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在我的坚实的后背和前胸乱摸。

  我一只手伸进女友的短裙,抚摸着被光滑的莹白的裤袜包裹着的细嫩的大腿和饱满的阴部,一只手隔着衬衫揉搓女友坚挺的乳房,即使隔着内裤和裤袜我也能感觉到女友的阴部散发出的热量。这个时候女友也发情了,蹲下身去解开我的裤带,放出我粗壮的鸡巴,用自己的丁香小舌不停的舔弄,然后含进樱桃小口不停的吸允。

  我靠在椅子上双手抚摸女友的秀发,感觉下体传来的温暖的快感,女友的口活很青涩,偶尔还会碰到牙齿,但是我当时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平时公主般清纯的女友肯给你口交是十分爱你的表现。

  女友舔了一会,我把女友扶起来,然后把她按在梳妆台上,女友知道我要肏她,忙小声羞涩的说:「妈妈还在外面呢,一会妈妈就去天津看爸爸了,晚上我们回来,在给你好么?」我当时强忍着我已经涨得不行了的大鸡巴硬塞回到牛仔裤里,女友看着我可怜的模样,在一边痴痴的笑着。女友整理一下有点乱的头发,然后我们就出发去和其他越好的哥们回合了。

  我和女友的第一次是在女友十八 岁生日,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处了半年了,之前我们就是亲亲嘴,拉拉手,这在当年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那天我请女友吃饭后送女友回家,她家里没人,我们一起坐在她的小床上聊天,她的样子好美,当时我望着她觉得自己已经迷醉了。

  她被我看得很不好意思,我情不自禁的吻了她,然后我们就抱在了一起,翻滚到了床上。我们都是第一次,都没有经验,我就是在一些VCD的A片里了解一些,就学着样子做。

  哥们没有像其他兄弟说的第一次很快就不行了的情形,那次我们做了很久,我怎么都射不出来,她第一次流了很多的血,床单都透了。我照着A片里的样子让她口交,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第一次口交女友几乎就是把我的阴茎吞吞吐吐,但是因为太刺激了,所以我也有强烈的快感,快要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把女友的小嘴当成小屄肏了,女友趴在我身上咳嗽,把我射进她嘴里的精液都吐在了我的小腹上,然后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感觉到了她的爱。

  那夜我们不断的缠绵着,她虽然比我大,但是确喜欢在做爱的时候我叫她妹妹,现在她早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偶尔我们还在一起缠绵,我们到现在都已经说不清我们当时为什么会分手了,她总结的是「当时我不经意,当时你不经事」,关于她的故事,也许以后会详细的告诉大家。

  我和女友还有发小儿们先是去东来顺饭店吃饭,然后去酒吧疯了半宿,后半夜两点多的时候,一个哥们非要带刚泡的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女孩去开房,我开车去送他们,其实现在想想什么事情都是注定的,因为本来他俩「打的」走就没什么事了,但是当时我那个哥们说那个妞骚得很,也许能一起玩一次,那个小妞长得确实不错,还是个大学生,当时哥们也正要上大学了,心想先和学姐「交流」一下也好,于是就先把女友送回了家,然后让她等我,就又去送他们了。

  我们到了哥们家的一间空着不住的房子,哥们那天喝了不少的酒,再加上傍晚的时候被女朋友弄的不上不下的,所以一进屋哥们把她按在客厅的沙发上就要上她。

  那女孩一边笑着一边躲着,哥们把那女孩按住,扒了裤子就肏上了。女孩很白很丰满,大屁股大奶子,乳房有点下垂,乳头的颜色有点深,大阴唇有点黑,因为就是为了发泄,而且女友还在等着,所以上来就是一顿猛肏。

  女大学生的屄有点松,叫得很骚,哥们当时与女友已经有一年的性交史了,但是在那个女生面前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嫩。雪白的大屁股一个劲迎合我的抽插,还不时的回头给我抛媚眼。

  我一边肏一边和她聊天:「身经百战了吧,下面不是很紧呢?」「还不是你们这些男生弄得,不能怪我哦。」和她聊天让我第一次从侧面了解到很多大学女生的淫乱,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我对大学女生的初步印象。她上大一的时候交了个男朋友,因为同寝室的女生都有男朋友了,所以自己没有就觉得很没面子,和一个男生处了几个星期就上床了。

  她告诉我在大学里,女生总是把没人追当成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一旦有了男友,几乎没有不失身的,而大学里宽松的环境可以说是青年男女性爱的温床。年轻男孩的性慾都很强,那个时候几乎每一天肏她好几次。

  她说那个男孩其实就是把她当泄慾的工具,两个人之间没什么感情,那个男孩不止一次在寝室的聚会上炫耀这个女生的床上技巧如何如何。后来她就发现自己的男友开始和其他女生有关系了。于是就分手了,但是已经习惯有男人陪在身边了,于是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换男友,和不同的男人发生着关系……肏完这个女大学生后,互相留了个联系方式,因为怕女友担心,就马上离开了,等我走的时候,等在一边的兄弟一边搂着那个女生往卧室走,一边让我别忘了关门。

  因为怕女友怀疑,哥们车开的很快,并且给她打电话说朋友喝多了,我照顾了一会,就在我一边打电话一边转弯的一瞬间,我就感觉一阵动荡,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    ***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医院了,妈妈说我昏睡了两天了。其实我感觉自己在进手术室的时候还是对外界有感觉的。医生说我没什么事,就是左臂因为被方向盘卡住而骨折了,右腿的骨折也挺严重,左腿和肋骨也折了,慢慢养吧。

  我当时就是感觉浑身上下那都疼,但是听到没什么事,自己也就放心了,就是一想到本来挺好的一个夏天就这么报废了,让我闹心的不得了。晚上老爷子看了我一次,看我精神状态挺好的,就出去和院长聊了几句天就走了,我知道父爱似海的道理,他心理其实很担心,只是不愿意表达。

  享受着老头子高干病房的待遇,天天的也不能动,就和身边的小护士闲扯,没事总把亲戚朋友,爸爸的部下送东西给她们,因为每天她们也都挺不容易的,我那个时候连上厕所都要她们帮着,刚开始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怎么尿都尿不出来……女朋友天天都来陪我,有的时候在病房里跳舞给我看,我的主治医师姓王,是个很好的人。我现在都还叫他王哥,他每次看见我女友给我跳舞都羡慕的不得了,我总是用唯一能用一只手搂着女友说:「把你跳舞的姐妹也给王哥介绍几个啊!」后来我女朋友真的给他介绍了一个师姐,两个人现在孩子都很大了。我们有的时候见面还总是说我住院的时候发生的趣闻。他也为我和女友没有最终能在一起而惋惜。

  住了大半个月院,火气憋得不行,终于有一天看没人,我和女友想做一次,但是她一碰我就很疼,尝试了所有的姿势(其实只能用她上我下的姿势)都不成功,女友最后只能用嘴帮我泻火,我用手帮她抠抠。当时我就发现射精的时候身体就感觉不到疼痛。

  从那次后,女友就经常在没人的时候给我口交,女友的口技在那两个月进步很大,而且原来无法咽下去的精液也都能分几口吞下去了。

  但是这个时候女友就要去上海的大学报道了,这也成了我们分手的开始。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恢复的速度很快,一天和王哥聊天,王哥说要给我专门指派个高护了,因为就要开始行动训练了。

  第二天早上换药的时间到了,一个女人推着药架走了进来。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她「妩媚」,她看起来有二十五六 岁的年纪,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面部的线条很圆润,皮肤很白,有点高丽女人的气质;鼻子很精巧,有点外国女人的尖翘;大大的眼睛给人的感觉总是含着笑,但是我隐约的在她的眉宇间感受到一种哀愁与无奈,性感的红唇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当她弯下腰在药架上拿药的时候,高翘的大屁股撅向我,就是在白大褂的掩衬下也能看出那美臀的圆滚与肥硕。当她俯在我身边给我换药的时候,一小半雪白丰满的乳房在白衣下隐约可见,一抹粉红时隐时现。

  「小弟弟,已经换好了。」当我还在对眼前的美景发呆的时候,一声甜美的呼唤叫醒了我。

  我不好意思的说:「你换药的时候手法真好,我都没感到疼,姐姐是新来照顾我的吧,怎么称呼啊?」「我叫冯雪,你叫我……」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抢着说:「那我就叫你冯姐或者雪姐,要不乾脆就叫姐姐好了!」「嘴真甜,呵呵,随便你吧。」

  「姐姐是朝族人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过吉林,但是感觉朝族女人像姐姐这么好看的太少了。」「你真会说话,我是吉林的,大学毕业后留在这的。」「姐姐送你的。」我拿出一盒姐夫给我的瑞士的巧克力递给她。

  「不好……这样不好……」

  我不由她分手,硬塞给她,她还要拒绝,但一不小心碰到了我受伤的左手,一阵疼痛让我龇了一下牙。

  她赶紧看我的手臂,我装出可怜的样子说:「姐姐,你还是拿着吧,就算认下我这个可怜的弟弟吧。」她看着我搞怪的样子说:「你们这些高干子弟真会惹人开心。」那天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朝族女人的温柔与贤淑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为我剥水果皮,喂我喝果汁,最尴尬的是去我要「方便」的时候,当她的芊芊玉手扶着我的阴茎的时候,我的阴茎居然硬了起来。

  她看着我粗壮的阴茎,白皙的美丽的容颜羞得通红,我也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彷佛过了很长的时间,尴尬的气氛终于过去了。她依旧是满脸羞红的帮我拉上裤子,然后扶我走出卫生间,回到床上。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妈妈来给我送饭,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妈妈和冯雪姐聊了一会,冯雪姐就出去吃饭了,望着冯雪风姿摇曳的背影和左右微晃的诱惑的丰臀,我情不自禁的深深吸了口气。

  那些天都觉得很快乐,每天早上我都醒的很早,等着冯雪来叫我起床,每天晚上都恋恋不舍的不想让她离开,当她要给我熄灯的时候我都会千方百计的想再多留她一会,我会把看我的人送给我的好吃的,或者有趣的东西留给她,而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在没人的时候我们就是以姐弟相称了。

  我也时常给她讲一些男生之间经常讲的色情笑话,她总是一边笑得弯了腰,一边说我是个小色狼,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一个成熟女人和我身边的那些小毛丫头的区别。

  她成熟,有过经历,大方,不做作。而那些小 女孩,她们对爱情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她们会刻意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