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我的饭店,女友被人淫】【完】【作者:lfx891007】

摘要  我叫木希,女友叫珊儿,我们是大学同学。珊儿是学校健美操队的队长,我是学校舞蹈队的成员,我们相识于校庆晚会。我是北方人,有着北方人强健的体魄与刚...

  我叫木希,女友叫珊儿,我们是大学同学。珊儿是学校健美操队的队长,我是学校舞蹈队的成员,我们相识于校庆晚会。我是北方人,有着北方人强健的体魄与刚毅的面容,珊儿是南方人,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灵秀温婉,但区别于其他南方女子,珊儿有着168的身高,36D的美乳(珊儿总说自己是36C,),这是我与珊儿第一次住酒店时发现的,当时就像捡到宝一样,没想到珊儿穿着衣服看不出来,脱了衣服乳房这么大,一只手都抓不过来。我们都是书香门第之家,我父亲是飞机设计师,母亲是国企高管,珊儿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优越的家境让我们可以自由的选择职业,同样也可以自由的追寻自己的梦想。我们在晚会上认识后相互留了电话,聊了一段时间我们彼此认定双方就是彼此要找的人,于是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见过家长之后,双方父母更是喜笑颜开,早早就定了亲事,只待过两年我们自己安定下来就结婚。

  珊儿的第一次是在我们交往后第三个月,一起去张家界旅行的时候在酒店被我拿下的。珊儿有些性冷淡,身体不是很敏感,前戏要好久才能进入状态,但当时我们处在热恋期,并没有在意此事,但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让珊儿彻底解放的自己的身体,我们也得到了不一样的快感!

  转眼间到了毕业的日子,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一直想开一家自己的饭店,因此大四并未找工作,珊儿为了帮我圆梦,也同我一起准备开饭店的事。彼此家长也觉得家里不缺钱,让我们玩两年再说。得到家人的支持后,我们便一心投入到这件事情中。

  半年后,我们的饭店顺利开张!我们开的是烤肉店,从我家这边买来个配方,味道非常好,因此生意也很好。但是开饭店的苦与累,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

  而且饭店的人员流动非常大,服务员与厨师经常换人,总是留不住,好在配方掌握在我的手里,味道从未变过,因此客源十分稳定!但是由于经常有人辞职,又要招新人,很多事儿都需要我自己去做。每天早上5点我就要起床去农批市场进料,因为每天都要新鲜的肉,回来后又要教新来的员工切肉切菜,饭店里事无巨细,所有都要我来处理,因为太年轻,第一次当老板,所以把自己搞的焦头烂额。

  雇的人要么不会干活,要么偷奸耍滑,要么浪费材料,要么隔三差五的请假,干了几天就辞职,几个月下来搞的身心俱疲,晚上沾枕头就睡,睁眼睛就起来,连跟珊儿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冷落了珊儿,但是珊儿理解我,经常半夜给我盖被子,看到我这么辛苦,珊儿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天,店里来了一个厨师应聘,叫刘文斌,之前有经验,面相憨厚,试了一下菜,手艺也不错(烤肉店里也有炒菜)下文我就称之为斌哥。斌哥家在农村,老婆孩子在家里照顾老人,斌哥一人出来打工挣钱养家,一年回家一次。厨师圈里有句话,叫做厨师的爱好就是嫖赌抽!但是斌哥身上却没有这些毛病,这也是我很喜欢斌哥的地方,斌哥干活很踏实,也很卖力,从不偷奸耍滑,尽心尽力。

  因此,很快斌哥就得到了我的信任,并且把厨房的大小适宜全部交给斌哥来处理,斌哥也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将厨房弄的井井有条!在此按下不表。

  两个月后的一天,送走了最后一桌客人,准备打烊,服务员收拾好前厅卫生后都回到宿舍休息,只剩厨房还在处理没有卖光的物料,珊儿在柜台查账,由于累了一天,加上一直没休息过,我跟珊儿打了个招呼说要先开车回家休息,让珊儿完事儿了就打车回家。珊儿笑着应了一声就低头继续查账,临走的时候我去厨房看了一眼,对还在往汤桶上套保鲜膜的斌哥说早点回去休息,斌哥笑了一下就低头继续忙了。我边走边想,真是天助我也,有了斌哥这么一个得力助手!

  晃晃悠悠的开回家后,我发现钥匙和手机全都落在了店里,想给女友打电话也打不了,于是叹了一口气就又开回饭店。到了门口后,我看到店门的卷闸放了一半,里面的灯也是黑的,我暗骂了一句,我靠,你们也太不负责了,门都不锁就走!多亏我这回来了,要不然明儿一早店里估计被偷的也不剩什么了。我锁车,进入店里的柜台,拿起我的手机和钱包,正准备走,突然听到一阵呻吟声!

  尼玛!你们也太过分了!在店里搞!突然我又想到,我走的时候饭店的几个女服务员都已经走了!我日!一阵不好的预感爬上我的心头!

  我顺着声音发现是在更衣室,我悄悄的走了过去,门虚掩着,里面阵阵呻吟声传出来,伴随着啪啪的碰撞声。我用手颤抖着把门推开一道缝隙,眼前的画面瞬间让我大脑充血,太阳穴暴跳,同样,伴随着我肉棒的挺立!

  画面中,正是斌哥在操着我的女友,珊儿!

  斌哥黝黑的肉棒在我女友雪白的臀部抽插,珊儿全身赤裸,双手扶在储物柜的格子上。雪白的女友与全身小麦色的斌哥深深的刺激着我的神经,当然还有我的肉棒。

  珊儿神情沉醉,脸蛋发红,这是珊儿高潮过后的表现。我操,自己女友让自己最信任的员工操,还操高潮了!

  珊儿嘴里哼哼唧唧的叫着:「哦……哦……嗯……啊……好涨……「啊!!!……又到了!!!!斌哥……别停下……」斌哥一边插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老板娘,你下面好紧,比我老婆还要紧」珊儿的美乳在斌哥大力抽插下前后晃动,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人家……只有……木希一个男人,都是你……今天非要我帮你……就便宜你了……」「啊……又要到了……哦……哦……!」我鬼使神差的没有打扰他们,轻轻的退到门口,打着引擎,一路开回家。

  路上我不停的在想到底珊儿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如此让别的男人搞!

  回到家,我洗了个澡,坐在沙发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首先想到的是珊儿是否是被强迫的,斌哥不是那样的人,珊儿的表现也不像是被强迫的,而且珊儿有些性冷淡,不会这么轻易被拿下,于是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那么,就是珊儿主动配合的了。我努力的回忆这几个月以来珊儿的变化,猛然想到,这几个月都没有同珊儿做爱,珊儿虽然性冷淡,但是她也是女人,也会有生理需求,只是今天被斌哥捡了便宜!这绿帽子带的真他妈憋气!可是,内心的刺激却比以前任何一次的性爱都要强烈!难道我是真的喜欢看珊儿被别的男人搞?

  在胡思乱想中过了一个小时后,珊儿回来了,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沙发上静静的坐着,珊儿看到我过来亲了我一下,就去洗澡了。他妈的,亲完别人了又过来亲我!

  珊儿洗完澡后一边吹头发一边照镜子,我将珊儿唤到我跟前,平复了一下情绪,平静的说道,珊儿,这几个月我忙着开店,冷落了你,但是我爱你。珊儿楞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恢复正常:「木希,我也爱你,我知道你是在为我们的将来打拼,我能理解你。」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你在饭店里跟斌哥做爱,我看到了。」珊儿睁大了眼睛,突然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大哭起来。哽咽着说到:「木希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别不要我!」我静静的看着她哭,五分钟后,我摸了摸她的头,把珊儿扶了起来,扶着她走到床边,让她坐下,我安慰她:「别哭了,跟我说说怎么回事。」珊儿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你别生气,我说。」我看着她说:「我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话,就说明我已经消气儿了。」珊儿疑惑的看着我:「真的」「当然,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生不生气你看不出来?」珊儿见我真的没有生气,靠在我身上,我用纸巾给她擦眼泪。

  我嬉笑的问道:「我记得你性冷淡啊,今天怎么这么放的开。」珊儿被我逗笑了,不好意思的锤我的胸,「都是你啦,几个月都不和我爱爱,我本来就忍的好难受,今天在店里换衣服的时候被斌哥看到了,斌哥就让我帮他,本来就是帮他打飞机而已,不知道怎么打着打着我就把衣服脱了让斌哥。」「让斌哥怎么了?」「哎呀你坏死了,你老婆被别的男人搞你还这样说。」「快说快说,被斌哥怎么了?」「被斌哥,被斌哥,被斌哥插插了。」我语调一下提了几度「我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个小浪蹄子有这潜质呢。」珊儿看到声音变大了,瞬间就不敢说话了,怯怯的看着我我恢复了之前的神态,跟珊儿说:「快说说,事情的经过。」珊儿说:「你真想听?」「废话,看到斌哥插你我都硬了,斌哥的鸡巴比我大吧?是不是插的你好爽?」珊儿笑骂道:「老公你好变态。」我不再打岔,让珊儿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我走了之后,店里就剩珊儿和斌哥。珊儿查完帐后因为店里太热,出了一身的汗,于是就到更衣室换衣服,因为比较熟悉更衣室里的布局,因此没有开灯。刚把被汗打湿的牛仔裤的T恤脱掉,斌哥也进来换衣服。斌哥开灯之后楞住了,毫不夸张的说,珊儿因为大学是跳健美操的,浑身肌肉紧致,该翘的地方翘,该突的地方突,该平的地方平,全身没有一丝赘肉,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都会有所想法,更何况斌哥这种一年见一次老婆的壮年男人。

  斌哥开灯后,两人都吓了一跳,珊儿双手抱肩蹲在地上不敢说话。而斌哥的肉棒这时已经悄然挺立了起来!

  珊儿颤巍巍的说道:「斌哥我还没换完你先出去。」斌哥依然愣住,被珊儿这句话给点醒,然后斌哥并没有出去,而是表情呆滞的说道:「老板娘你身材真好,比我老婆的身材好多了,奶子也比我老婆的翘。」珊儿听到这,脸更红了,低着头说道:「斌哥你看够了就出去吧,我换完了你再换好吗」斌哥却并没有出去的意思,而是以一种商量的语气同珊儿说道:「老板娘,你别怕,我没恶意。我也是半年没见我老婆了,你知道的,男人时间长了容易憋出毛病,老板娘你帮帮我行么?」(我操,这你吗也能帮!这是我老婆!)珊儿悻悻的说道:「我有老公了,我不能对不起木希的。」斌哥继续说道:「老板娘,你看在我为了老板尽心尽力的忙活,把你们的店当成自己家的事儿在做,你就帮帮我成么?每天早上我鸡巴都硬的受不了,我自己也打不出来,憋的好难受。」珊儿说她这时已经有些动摇了,因为想到我之前总是招不到合适的人,如果能留住斌哥,让斌哥死心塌地的为我干活,牺牲一下色相也没什么,谁让她爱我。

  (但是没想到,一下没收住,让斌哥给插了,还射了进去。我的傻宝贝呀,谁让我也爱你呢,看到你被别的男人插,我也很爽的哈哈哈)。

  想到这珊儿就站了起来,斌哥以为珊儿要赶他出去,转身就准备走,但是珊儿一把拉住了斌哥,说「斌哥你去把外面的卷闸拉上。」斌哥一听,这是有戏啊!

  欢快的就去外面拉卷闸,可能是太兴奋,只拉了一半,也就是我回到店里看到的那样。

  再次回到更衣室,斌哥却显得有些拘谨,珊儿脸红红的,让斌哥把灯关了,斌哥说「老板娘我想看着你,你太美了。」珊儿脸红红的,笑骂了一句「臭男人」也就默许了斌哥不关灯。

  珊儿说:「怎么帮你?用手行吗?」

  斌哥说:「怎么都行!」

  珊儿说着就拿了一个小板凳做到斌哥身前,双手颤颤巍巍的将斌哥的裤子拉了下来,斌哥那硬如铁的大肉棒一下弹了出来,差点弹到珊儿脸上。

  珊儿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珊儿说,看到斌哥的鸡巴,小穴瞬间有一股暖流流了出来,珊儿说今晚有预感要失身于斌哥(看来女人的预感真的好准)珊儿给我打飞机的经验不是很丰富,因为打的不是很熟练,这时斌哥说道:

  「老板娘,你能把奶罩脱了吗,你奶子好美,我想看。」珊儿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脱了就脱了把。珊儿快速了脱掉了乳罩,两只大白兔跳了出来,珊儿说,她看到斌哥的肉棒跳了几下,比之前更粗了,而珊儿的小穴也更湿了,身体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帮斌哥撸了一会后,珊儿看斌哥并没有要射的意思,就问斌哥:「还不射?」斌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老板娘,用手可能不太容易射,我自己撸的话半个小时都不射,你能不能用嘴?」说完斌哥尴尬的笑了笑这时珊儿已经豁出去了,直接用嘴含住了斌哥的肉棒。斌哥爽的叫了出来,而珊儿说她在吃斌哥鸡巴的时候已经开始动情,小穴痒的不行。

  珊儿之前的口技都是被我调教出来的,虽然没有职业小姐那么专业,但也是很舒服的。

  含了一会之后,珊儿嘴都酸了,而且斌哥的鸡巴一点一点的在变大,珊儿的小嘴已经吃不下,于是吐出来用手帮斌哥打飞机。

  斌哥这时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男人的兽性被激发之后是无所顾忌的。

  斌哥也没有经过珊儿的允许,将珊儿扶了起来,直接含住珊儿的奶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刺激,珊儿也早已动情,忘记了拒绝,被斌哥含住奶头后,全身一阵电流闪过,抱住斌哥的头开始忘情的呻吟。

  珊儿的乳头是珊儿全身最敏感的几个地方之一,可以说拿下珊儿的乳头,基本就拿下了珊儿。

  珊儿说,斌哥含住她乳头的时候,她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