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直女孩的打赌】【作者:虔婆女王】【完】

摘要  近二十多年,越来越多墨西哥人偷盗来美国了。早在二千年时,墨西哥裔人口己经成了美国最大的单一族群了,听说在三十年后,西班牙语人口会比英语人口还多...

  近二十多年,越来越多墨西哥人偷盗来美国了。早在二千年时,墨西哥裔人口己经成了美国最大的单一族群了,听说在三十年后,西班牙语人口会比英语人口还多呢现在打开电视,<俏碧蒂>的碧蒂、<慾望主妇>的伊娃,一大堆的都是拉丁人,我们美国就像被攻陷了一样呢。

  不多久之前,我们学校又多了一名墨西哥裔插班生了。和以前印象中的拉丁女郎不同,她粗粗鲁鲁的,永远喜欢穿长军裤、军靴的,而且经常脸臭臭的,行为举止根本不像个女孩麻“哈,那些墨西哥人就和黑人一样,来到美国就是享受福利,甚么都不干”就在我们高谈阔论时,她竟然走了过来,“啪。”的一巴就掴过来!我们差一点和她干架起来了,但我们怎可以打一个女生?我好不容易才按住了他们呢。

  不过,老师们就没放过我们了我们和她一起被臭骂了一顿呢,那天放学我们还在打球,刚好她就经过,我们便呛声:“这么喜欢打,来不来打一场?”“哈,妞怎可能会打球。”“谁怕谁?来吧。”她二话不说,就放下书包、抢过篮球来上篮了。我们就这样的开始乱打,她一个单挑我们三个,想不到她球技挺不错呢别看她个子小小的,控球却很纯熟呢,连交叉运球、拉拔竿她都会!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她完全不避忌的,在我们持球时,还真的来贴身防守。打久了,才发现她透了点,原来她没穿奶罩呢!

  之后,哈哈,我们继续打着球,但心思没再放在篮球了,只注视着她身上的两颗“球”呢我们一直的打,打了整整三、四小时,累得我们都摊在地上拉。“怎么,认输了吗?”“对呀我们输了拉,哈哈。”“奇怪,输了你们有甚么好开心?”“和你打球,让我们很有得着呢。”“对呀,哈哈。”我们相视而笑,眼尾都不禁扫到她胸前呢她有些疑惑的,看一看自己,才知道吃了大亏,“死淫虫!”说着,便一颗篮球用力的丢过来!“啪。”

  我中了头奖,但还是忍不住,“哈哈哈。”的笑着呢。那次之后,我们反而和她熟了,出来打球都会预她的份。她却仍是不穿奶罩、毫不避忌的打呢,我们也开始认真起来了(若不认真,真会被她打的是真打啊)其实光看己经很精彩了,她一下交叉运球过人,奶子就晃得厉害拉!我们就这样的,和她混熟了。她和其他的女生都不一样,毫不姿整、大拉拉的,经常和我们抱头揽颈的,更神奇的是,她有无穷尽的活力,每次打球都是我们先摊下的呢这次,我们就是去爬山。一批人没有空,一批人又怕热、又怕辛苦的,结果只有我和彼德、妮达三个人来了对了,她的名字就叫妮达,可能因为太喜欢野外活动拉,她肤色都是黑黝黝的,长得和<阿凡达>的女中士挺似的呢。哇,她今天穿得很酷啊,运动奶罩、热裤、运动帽,手机放在臂带上,好一副运动家的架式呢“哇,你干么扮成这个样子呀?”“怎么样?酷吧!”我望过去,挖靠,原来她脸上还画上三条横线,扮到印第安人一样呢!“搞甚么呀你?”“你管得我丫。”

  她就是这样了,喜欢怎样就怎样,真的够酷呢,但酷得来也够可爱呢“好拉,别偷懒拉,快出发吧。”说着,她就己经拿了装备,起行了。这次要爬的是安第斯山的一段,我们坐了一小时的车,才到了山脚由山脚慢慢走去,一边走一边享受周边风景、享受微风吹过,望过去无尽的沙漠,不禁让人心扩神怡,不过我们不是远足队,我们的目标是真正纠峭的山峰。走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走到要爬的这座山峰面前了一千多米的高度、平均坡度近七十,我们看到就兴奋拉,山峰,我们要征服你!

  来到这山峰面前,我们佩带好、检查好装备后,就准备出发了。“怎样?你们敢不敢跟我赌一把?”“赌甚么?”“赌甚么都可以。”“说甚么丫,看谁先上到去再说吧。”说着,彼德便己经抢先出发,妮达也二话不说的开始了,我当然也不可落后拉我们腰绑着一束绳,是下来时用的,鞋是特制的钉鞋,但还是要踩在石缝上才可以,最重要的,还是手上的鸭嘴铁笔,我们就是靠它,才可以紧紧的抓着往上爬呢。

  不过,这样爬上去蛮费臂力的,我们男生还可以,女生其实有点勉强好胜的妮达可不是这样想,冲冲冲的,不停往上爬,把我们抛离得老远呢。“不要那么急啊,小心一点。”“哈,我赢定了,你们还是小心自己吧。”唉,真的拿她没办法结果,我们两个用了三十多分钟,才上到了去,足足慢了她十分钟呢。

  终于爬到上去,只见妮达还躺在地上的喘气她的汗水己经把她的运动奶罩沾湿透了,我们两个看着她起伏不定的心口,看得不亦乐乎呢。“你们看够了没有?”她说着的坐起身,我俩立即转过头来,马上装作听不到的她一边咬着巧克力(补充热量),一边说:“刚刚赢了你们,没话说了吧。”“没了没了。”“等一下下去,要再赌一把吗?”哈,她还真的够好胜。“赌甚么?”“都说了,甚么都可以。”“那输了,要和我们做爱啊。”我被彼德的说话吓倒了,急着打圆场的:“你这个白痴妮达不要理他”“好,一言为定!”,惨了,我们己经惹怒了她我们休息了半小时,把一口大钉,紧紧插在崖边,绑好绳索的,便开始由绳而下了。

  我这时心想:“我慢一点就好了,只怕彼德这个傻瓜”,不过,事实证明我过虑了,这个傻瓜弄了半天,绳子还是放不下来,比我还要慢呢见妮达好胜的急速下放,刹眼就下放了四分三,这样我也安下心来。可能就是因为我放松了,手一时没抓好,我就从几百米高,极速下堕!“呀!”我拼命想抓实绳子,终于,在离地两三米的地方抓紧了实在太刺激拉,吓我心都寒了一半、背都冒出汗来了。落到地上,我不禁摸摸自己我真的没事啊,真的可算是大难不死了!当我的心稍定,妮达也下到来了。“妮达,我刚刚”“好了好了,你赢了麻,你放心,我说得出做得到的。”“哈哈”我差点连命都没了,她却当我是这种人,我真不知该哭还是笑了。

  “我准备好了,你来吧。”她坐了在一颗大石上,便一手脱了自己的运动奶罩,露出了一双奶子我所有解释的冲动都没了,看她古铜色的肌肤、玲珑浮突的身材,还有湿透的发尾,全身渗着汗水的,我的鸡巴都不禁站了起来!我还在犹疑到底要放释,还是将错就错,双脚却自动走到她身边,口里说着:“妮达,其实我”“你现在还装甚么?最讨厌婆婆妈妈的!”她说着,手己经把我的裤子扯了下来!鸡巴跳绷绷的弹出来了,妮达却一手执住它,把它含到嘴里去。

  动作没半点温柔,手执得太用力了,甚至弄痛了我,但她用劲的吸啜,却刺激之极呢!看着一向硬朗的妮达,现在竟晃着脑袋的,替我吸着鸡巴,真的有种莫名的感动啊我的手不自控的,按了在她的头上,腰支也摆了起来,忍不住的抽插她的嘴。突然,妮达却吐出了鸡巴,脱下热裤、俯了在大石上,说:“来吧!来领奖品吧。”

  我不禁挺着鸡巴,走上前的,用肉棒在阴户上磨着,好想冲进去啊。正当我要插进去,妮达却叫住了我:“不要插这里插另外一个洞吧。”,我莫名奇妙的问:“那要插那里啊?”“插插屁眼呀!”,是我听错了吗?!既使她这样说,我还是不敢轻举妄动,迟疑的说:“真的真的插这里吗?”“你好烦啊要插就这里,不插就算了吧。”

  “不!我插、我插。”我捉住她的屁股,腰支慢慢的挺,一点点的塞进屁眼拉“啊。”妮达不禁叫了出来,她的屁眼好窄、好紧,紧紧夹着鸡巴,对于第一次插屁眼的我,实在太舒服了!腰支好想疯狂的乱动啊。我跟自己说:“我要温柔一点,不可以弄痛妮达的。”自己却控制不住腰支,不停的狂摆起来、疯狂的往妮达后门冲呢“啊、啊、啊。”随着我的抽插,妮达便大声的叫起来了,我又怕弄痛她、又想尽情的抽插,心情好矛盾啊。

  “你们在干甚么?!不可以这样的你们怎可以只顾自己爽的!”我们操得太激烈了,连还在半空的彼德,都发现我们了“啊不用理他啊你继续吧。”听她这么说,我也不客气了,“啪啪啪啪。”的插起来拉“大力一点、插深一点啊。”她一边叫、一边摸过来,摸到我的屁股上,就像推着我向前的,肉紧的抚弄着。妮达她好像很享受的呢!干屁眼都这么兴奋?我也再不强忍我的兽性了,拉着她的屁股,便尽情的操进去了我不停抽插着屁眼,它紧紧夹着鸡巴,每下都给我无限快感,她还配合的往后挺,撞到结实的小腹上,简直是一流的享受呢。“啊等一下。”她叫着,我却控制不了自己,多插了十多下,才肯慢慢的停下来她屁股一移开,便抽离了我的鸡巴,我很不舍得啊。“坐下来吧。”我乖乖的坐了在石头上,她就跨上来,蹲在我身上的,手马上扶直鸡巴,大力坐了下来呀,好紧啊!原来还是屁眼呢。我望着她,她己经一脸陶醉的,开始摆起腰支来,让屁股重重的撞上鸡巴呢屁股不停撞下来,紧紧的、急促的乱摆,实在太爽了,鸡巴好舒服啊!

  她的D杯豪乳,就在我的脸前不停乱晃,我靠近一点,它就打在我脸上了我忍不住了,不禁紧抱着她,把嘴也凑了上去,吸啜她的奶子呢。妮达却推开我,酷酷的说:“不要来吃豆腐啊”,我们都这样了,给我吻一下有差吗?!她自己还摇得挺爽的,口水都从嘴角流出来了“你你们太过份了,竟然不等我一下?!”彼德终于下到来了,连绳索都未解除,就己经来跟我们呛声了我那理得了他,只顾着自己享受着,妮达每下摇摆带来的快感!妮达这时却动起身来呢。她一边继续摆着屁股、一边转过身来,对着彼德说:“啊我今天就大赠送的啊准你也来干一份吧。”,手指还瓣开阴户的在引他呢!

  她竟然这句话都说得出口?!彼德听到了,就发了疯似的,急忙拿掉绳索、铁扣,往妮达冲过来了来到妮达面前,他急急脱下裤子、捉着鸡巴的,便按到阴户口了!“啊!”的一声,他随即就疯狂的抽插,一下下的撞过来,连我都感觉到呢。彼德就性爱机器一样,不停大力的插着,撞得妮达“啊、啊、啊、啊。”的叫拉,连身体都软掉了、摊了在我身上呢软掉的身体在我身上磨着磨着,我不禁想试试,一下抓着她的奶子噢,她真的没有反抗呢!因为常做运动吧,抓起来不像水袋的,却很有弹性呢,触感好舒服啊。

  双奶让我爱不惜手,也刺激起我的兽慾,屁股不自觉的、不停的往妮达屁眼顶了“啊、啊、啊、啊。”,两支大鸡巴,一支插着屁眼、一支狂操着小穴,享受双重快感的她,己经爽得闭不了口、反着一双高潮眼了。“啪啪啪啪。”彼德疯狂的冲次,妮达被他操得话都说不出了,只“嘿嘿嘿嘿。”的娇喘着看她红透的脸,皱着眉头、闭不了口的样子,我不禁就吻了上去拉。舌伸到她口里,两舌不停纠缠着,我吸着你、你吸着我的;她的双手,却突然搭在我的手上看她流着口水的爽脸,大概是被操得迷糊了,我唯有在她操得乱晃的身上,继续搓弄着她两颗巨乳吧。我一边搓着、一边摆动着身汗满淋漓的她摊在我身上,汗香扑进鼻里,她的体温、呼吸、心跳我都完全感受到,让我更想深入她的体内呢。

  她的屁眼紧致无比,鸡巴插了上去,便想疯狂摆腰了!我不断抽插紧致的屁眼、深入她火热的躯体,手搓着充满弹性的巨乳、耳边听着她的叫声,这实在太享受了“呀呀呀!”我终于忍不住了,把精液都射进她屁眼里!“呀好热、好烫好舒服啊!”妮达不禁摸着自己屁股、很爽的叫着呢这下彼德听得妒忌了,更卖力的狂干起来,“啪啪啪啪。”的,不停把大鸡巴撞进体内,操得妮达流着口水、反着高潮眼的呢。

  “呀”的一声,他终于忍不住,把鸡巴顶到尽深的,把精液都灌进子宫了彼德还真是精力过盛呢,射了一炮还嫌不够,把被操到迷迷糊糊、有气无力的妮达,放在大石上,就继续从后干她屁眼了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感觉还真像奸屍呢。当然,妮达绝对不会没有反应他就像狗一条的,蹬着腿的蹲在妮达身上,发情的不断在上面抽插。妮达的叫声,也挺像一条母狗在浪叫呢,哈哈他不停的干着,抽插了千多下,终于伏在妮达身上,在屁眼里泄了。隔了好一阵子,妮达才从高潮回神过来“我跟你们说,今次的事,要是敢对别人说,我就不放过你们!”

  妮达一边穿回衣衫的、一边警告我们,彼德却不知好死的,走了过去,一手摸着她屁股的说:“你叫的,我又那敢不”“啪!”妮达一巴就掴过去,再一下膝撞的,轰到他肚中“咦。”我看的,都觉得痛拉。我当然会守口如饼拉,神经病的彼德为了下一次的也不敢乱说话呢。之后,只要她想要,都会找我们的。我们两支都来到的话,当然可以满足她的双重要求拉;如果我们只有一支来到,她一般都要插屁屁呢我后来上网找了一些肛交冷知识,才知道拉丁人好像特别爱肛交,还说萄葡牙一百个女人中,没一个不玩肛交呢!

  那次之后,妮达对我们的态度其实没有甚么大变她始终还是那不玩娇嗲、不爱撒娇,打球不爱人让、不用观音兵的爽朗女生。不过,她同样没有改,她那和男生黏着玩的性格。我是没问题拉,但彼德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