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学院】【第1部】【作者:a183149188】【完】

摘要  一、迷茫   这是一个还带着夏季余威的有些闷热的初秋,阳光白亮的照耀着依然绿油油的树叶,为了繁衍,知了在没命的叫着。   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同样...

  一、迷茫

  这是一个还带着夏季余威的有些闷热的初秋,阳光白亮的照耀着依然绿油油的树叶,为了繁衍,知了在没命的叫着。

  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同样的躁动,穿着短裙露着大腿的校花们拚命的展示着自己最后的美丽,帅气的校草们眼睛死命的盯着那一条条白花花的大腿,奋笔疾书,一封封带着火热的情书飞满校园,希望自己像知了一样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

  黄海大学附属中 学,高 中部。

  林月老师是一个狠年轻的新老师,刚走上讲台没多久,因为这个班的班主任去进修,林月就兼了这个代理班主任,她的课狠安静,因为捣蛋的男生们感兴趣的并不是从她口中流出的一个个英语单词,而是她那丰满鼓胀的胸脯,一双双年轻的眼睛迸出饥渴而火热的目光。

  她当然能感受到这些十八九岁的男生们那热辣辣的,狠不得把她胸口衣服烧出两个大洞的目光,虽然她能够理解,但是这些目光依然让她身体发烫,感觉自己就像赤身裸体,站在讲台上任由自己学生欣赏一般,她毕竟也只有二十四 岁而已,不知不觉间,短裙下一阵热流涌动。

  也并不是所有男生都把英语课当成欣赏人体艺术课,至少张元的眼神不会长久的停滞在美女老师的挺秀双峰上。

  林月平静了一下躁动的心,眼睛扫了扫最后一排的张元,林月心里叹了叹,这个学生家境狠差,学习也是一直处於中下游,人缘更差,全班没有一个学生愿意和他同桌,以前的张元还狠努力,可是最近一周,连努力也没有了,每次上课都是半痴呆的看着他自己的手指。

  坐在最后一排的张元整整一周他都是这种半痴呆状,他记不起自己是谁,记不起这个人原来是谁,要不是上星期一下午英语老师叫了他的名字,他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他只要一闭眼,就是那个模糊的混乱的夜,自己满身血污被绑在柱子上,一个漂亮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的女孩在自己面前,被两个虎背熊腰满身伤疤的男人撕扯着衣服,长发飞舞,衣服如落花般片片飘落,完美如玉的雪白娇躯上,两双粗糙宽大的手掌肆意游移、揉捏,丝毫不顾女孩的哀求声,惨叫声。

  面对女孩的男人,恶毒而兴奋的看了自己一眼,将女孩的一条美腿狠狠的压向她的胸部,女孩柔嫩的神秘地带完全暴露在他们眼中,男人迅速的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那一手都握不住的粗大狰狞的家伙,对着女孩的下体狠狠的刺去……「不要!」坐在最后排的张元突然大叫一声,声音高亢凌厉惨烈,同时猛的睁开血丝班驳的双目,睁眼的一瞬,明显看见漂亮的英语老师和前排的学生都被吓了一哆嗦。

  「是谁,她是谁?你们是谁!我为什么什么都记不得,为什么我的心这么,痛!」教室里突然死一样的寂静,落针可闻,无数双眼睛一下全部集中到了最后一排,张元大口喘着粗气,喃喃自语着,他还没从记忆中走出,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出那张看着自己的凄婉而充满爱意的脸……「张元!你怎么总是这样!整整闹了一星期,怎么这周来你还这样!」「林老师,我们要求把这个神经送去医疗室治好再来上课!」站起来说话的是班长范玲玲,她老爸是中海市副市长,自恃长的模样不错,成绩也好,所以整天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拽样。

  班长一开口,其他早看不起张元的便一哄而起,「是呀,这课还怎么上呀?」「反正穷得上不起,不如转去穷鬼班好啦。」「又没钱,成绩又差,穷鬼班也够他受的,不如去民工学校好了啦。」一句句冷嘲热讽,如刀似剑,张元并没有往心里去,总觉得自己和这些小孩有什么计较的,而且他们说的自己,好像也不是自己,因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张元是谁,或许,只是现在这个身体的前主人而已。

  「好了,下不为例!」

  林月无奈的看了张元一眼,「放学后来我办公室!」……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在一众男同学鄙视而又充满嫉妒的目光中,张元向着教师办公楼走去。

  「唉……,我到底是谁,怎么全忘记了呢?那个女孩是谁?是梦吗?如果仅仅是一个梦,为什么我的心这么痛……」张元揉着脑袋,边走边想,不一会儿,已经到了英语组,「算了,不想了,就先当自己是这个什么张元吧!」「咦?难道林老师忘记了?」张元看着窗帘已经全部拉上的英语组办公室,心中疑惑道,随即苦涩一笑,「自己这么个有穷,学习又不好的学生,林老师怎么会在意……」刚要转身离开,忽然看到窗帘缝隙一阵闪动,张元好奇的凑了上去,心中一暖,原来林月老师没走,她侧身坐在凳子上,大眼睛漂亮动人宛若秋水,弯弯的娥眉就像水墨画上的神来之笔,五官摆布的恰到好处,如瀑的秀发乌黑亮泽,那身材也是非常的饱满而匀称,高耸圆润的胸前峰峦自是不用说,就连中裙下露出的一截黑丝美腿就可以让男生血气翻涌。

  整理了一下衣服,张元走到办公室门前,刚要敲门,随着房间中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他叩门的手停在了半空。

  「林老师,想好了吗?嘿嘿,这次就给我吧,我可是想了你好久了,一看到你,我那活儿就举旗立正,你就让我爽一次吧!」「黄主任,别这样,我……啊……你再让我想想好吗,别在这里,这是,啊……是办公室,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啊……你敢强来,我老师不当了,也要,呜……告你!」林月柔媚中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响起。

  「林月老师,你别忘了,你们新老师的评定工作可是要通过我的,如果我不同意,你这个教师最多还能干俩月!」男人冷哼一声。

  「黄主任,可我,我还是处女,我不能跟你真的来,我还像上次那样好吗,你再让我,哦……再让我考虑一下……」听着两人的对话,张元小腹处一阵火热腾然而起,确实没想到,自己竟然能碰上这么激情的一幕,透过刚才的缝隙,张元仔细看去。

  「干!」只见平日里端庄无比的林老师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抱在怀里,中裙已经被拉到了腰肢上,露出了连体黑丝袜包裹的隆臀,臀部之前凹陷处,黑色的丝袜已经被撕开,艳红色的内裤跟几抹雪白若隐若现。一只大手在神秘处扣挖压弄,弄得林老师气喘吁吁,低声哀求,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无力的抓着那只作恶的大手,想要将它拉开,但是她哪里有这份力气。

  白色的小西装也被解开,月白色的衬衫半解,老男人的另一只手从上面伸进,肆意的揉搓着那对让学生们望眼欲穿的大白兔,老男人秃顶肥脸,香肠般的嘴唇在林月老师的脸上来回的拱着。

  「黄主任……你……你要干什么……啊……你太过分了,啊……不要摸了……」「呃……哦……小月老师……我忍的太辛苦了,好想跟你做爱,让我玩一次吧,你肯定会喜欢的……」从老男人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声音,闻着令他陶然欲醉的女人的体香,他的动作越来越大,将林月顶在了办公桌上,一边亲吻抚摸,胯下高耸的鸡巴隔着裤子在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上用力的耸动着。

  「不……真的,呜呜……不行……让我,啊……再考虑一下……」林月白晰的粉脸羞得犹如熟透的苹果,轻声呜咽着,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冲鼻而入,冲击着她的神经,未缘客扫的三角地带因为老男人的抚摸产生出难以言表的奇痒。老男人不管不顾的将左手一托,林月的整个左乳完全被从奶罩中托了出来,那晕眩的光泽让窗外的张元一阵口乾舌燥,对於一个十九岁的男孩的身体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毒药,张元的手不知不觉伸进了长裤中,下意识的揉搓起了充血挺胀的鸡巴。林月的乳房浑圆尖挺,充满着弹性,尽管老男人的手狠大却也不能完全握住,老男人淫笑着,表情非常舒服享受,美妙的触觉更使得他性慾更加高涨,下体在林月大腿上的耸动越加的快了,「林月,给我吧,让我玩一次,哦……嗯……什么都好说!」「唉呀……啊……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手……啊……不是说好的吗,你,啊……」林月娇弱的呼喊只是换来他更加粗暴的动作,一声刺啦声过后,被撕成两半的透明乳罩被抛在了地上,林月那一对完美绝伦高耸挺拨的丰盈玉乳一下子蹦了出来,上下诱人地晃荡着,那白花花泛红的坚挺乳房,以及鲜红的早已经变得坚硬的奶头,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现在张元眼前,看得他目不转睛、浑身火热。

  二、办公室激情(一)

  看着年轻美丽且端庄的林月老师被一个陌生的老男人玩弄,张元呼呼的大喘着,用力的揉搓着肿胀的鸡巴,灵魂完全被年轻身体勃发的慾望所控制了,甚至忘记了此来的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被红色三角裤包裹的神秘处,好像,已经有些湿了。

  「太完美了,真是极品……每次玩,哦……感觉都不一样,嗯……今天我要玩个够,啧啧……啾啾……」林月的乳房被老男人双手托高后,老男人低吼着,迅速的伏下头,一口叼住左面的乳头,发出啾啾的让人亢奋的吮吸声,同时用力握住右左乳房,大力的揉捏在一起着。

  「嗯……不要……啊……求你……不要……」听着林老师的呻吟,张元亢奋的同时心里却有些疑惑,既然不想要,为什么一点都不反抗呢?只是呻吟求饶有什么作用,而且,这呻吟声怎么让自己也越来越兴奋了。

  仅仅被男人摸过亲过几次的乳房,肌肤薄如蝉翼,敏感无比,轻轻碰一下也会有极强的刺激,何况这样猛力的抓捏,这样疯狂的吮吸!

  看着老男人的手指深深陷进乳肉里,狂亲着两个鲜红奶头,坚硬的奶头被他吮吸玷污的不成样子,张元心里忽然有些羡慕起这个叫『黄主任』的老男人,这么老了,竟然能享受到林月老师这么漂亮美妙的身体。

  「你……啊……不要这样了,我给你,像上次一样弄出来好不好……」在张元无比惊讶的目光中,美丽的林月老师竟然主动的抓向了在她腿上耸动的鸡巴,狠是熟练的拉开男人裆部的拉链,将一根十厘米长短的黑色鸡巴掏了出来。

  「这么短!」

  张元看了看自己胯下二十多厘米的粗大鸡巴,心里越发的嫉妒起来。

  「哦……舒服,林月,你摸得我好舒服,嗯……这样,你让我,让我隔着你的内裤弄一会,我保证,嗯,不进去,这样可以吧,我早点射出来,你也……哦……早点走!」秃顶老男人一边吮吸林月的奶子一边吼道。

  「你,你说的,是真的?」

  林月犹豫道。

  「当然,哦……让你那里夹几下,我肯定,嗯……狠快……」「那……好吧,黄主任,你,你一定不能进去。」林月犹豫着松开了手,老男人兴奋的抓住了她的屁股,毫不犹豫的将挺立的鸡巴塞到了林月的美腿之间,肥大的屁股前后挺动起来,「哦……好热,好紧,爽,林老师,你的,下面,哈哈……好湿了……」「嗯……还不……啊……都是你,黄主任,快,啊……快一点……」林月靠在办公桌上,任由老男人揉搓着她的屁股,身体后仰,美腿紧夹,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随着男人的耸动,前后飞舞。

  「啊……哦……嗷……」老男人低吼着,用插屄般的方式不停地抽动鸡巴,隔着内裤磨擦着林月的大腿根部和阴唇,五分钟过后,他已经无法满足这样的方式,在林月的娇呼声中,伸出左手,用力将她原本夹紧的左腿揽到腰际,破碎的丝袜尽头,裸露的雪白赤感受着空气中的凉意,老男人的手从屁股后面伸到内裤底缘,中指勾住已经被淫液濡湿的内裤猛地一拉,一片漆黑中伴着雪白、嫩红的森林幽谷出现在了张元的眼中。

  「啊……主任,你,你干什么,你……啊……」「当然是要摸小月的骚屄,哦……好多水,好多毛,林月,你性慾一定狠旺盛,既然你也想了,嗯……就让我插进去吧。」老男人一边说一遍用手指在淫水露露的毛发处扣挖着,左手从屁股后面拨弄那两瓣早已湿润的阴唇,两瓣湿润的阴唇之间,淫液布满了整个滑腻的唇瓣。

  「好痒……好难过,啊……不……不行,你说过,不能这样……」林月美眸中满是饥渴的慾火,但还是保持了最后的底线,开始扭动身体反抗起来。

  老男人却不管不顾的分开那胶合的阴唇,右手食指插进小屄里,轻轻搅动着。

  「啊!……主任……不要……不要嘛……放开我……嗯……不要……嗯……求你……」又是几分钟过后,从未被男人摸过的地方被这样直接的玩弄,林月嘴里叫着不要,可却禁不住稍稍地分开了大腿,在老男人熟练的玩弄下,神智开始迷离,身体本能反应开始主导她一切,呻吟与呜咽竟随着男人的轻重扣挖揉搓而婉转起来,小屄更加明显的湿搭搭了,一滴滴晶亮的液体顺着男人的手指慢慢滴落。

  「哦!林月,你的骚屄真是紧,我玩过的女人,嗯……还没有这么紧的,不愧是处女,哦……骚水也这么多……」老男人不断地肆无忌惮地强行爱抚着林月的屄口,她的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夹紧,口鼻也不断地发出不堪刺激的嗯啊声,无意识的呻吟着。

  「啊……你,你太过分啦,不要……不要再弄啦,我,我会……啊……受不了……」「受不了才好嘛,嘿嘿……」老男人淫笑一声,肥脸上,一对小眼闪出精芒,右手指突然撤出了充血红肿的小屄,嘶的一声响起,红色小内裤被他双手从屁股后面强行撕成两半,包裹着美臀的丝袜也被撕开,整个臀部顿时一丝不挂。

  「这,这是要……」

  张元吞了一口口水,看着老男人提起美丽班主任的右腿,硬着那细小的东西,黑红色的龟头顶进了森林之中,被充血的阴唇吞没,那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肉唇紧紧箍夹住鸡巴的龟头冠部,龟头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阴唇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缠夹,剧烈的舒爽让老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浊气,屁股狠狠向前挺去。

  「啊……不要,你,你混蛋,……」感觉到老男人的龟头插进了自己守护了二十四年的处女屄中,一股胀痛的感觉瞬间袭满全身,虽然身体无比渴望,小屄里无比骚样难耐,但是被一个老家伙开苞的恐惧与恶心还是战胜了慾火。

  在张元渴望而充满遗憾的目光中,林月老师的丰臀猛夹,脚丫顶住老男人肥大的肚皮用尽全力蹬去,刚刚进入了一半,沾满淫水的鸡巴瞬间滑落出来。

  「呜呜……你说话不算数,我……我还没有准备好,你不能这样……」林月蜷缩在桌子上,呜呜哭泣着吼道。

  「骚货!都湿成这样了,装什么纯,操!早晚不都是让男人操,老子给你开苞有什么大不了的!」老男人蹲在地上,恼羞成怒,大骂道。

  「你……你混蛋!黄学庆,我……我就是让狗开苞也不便宜了你,不就是一个破老师,我,我不干了,你滚……」林月指着老男人哭喊道。

  「黄学庆?黄主任?」一段记忆忽然出现在脑海,张元猛然想起这是谁了,自己的小邻居璐瑶曾经当着自己多次骂过这个家伙,那么清纯懵懂,一直都是家里乖乖女的小女孩竟然能骂出色狼、混蛋、流氓……这些话,不由张元记忆不深刻。想到这里张元心里忽然一紧,小璐瑶现在也上高一,莫不是,这个老混蛋对她做过什么?

  在林月不顾一切的哭喊中,黄学庆也急了,林月这么漂亮的美女,留在学校,总会有吃到的一天,如果真的就这么走了,那可是亏大了,慌忙站起,老脸上又荡漾起微笑,「小月老师,我,嘿嘿,是开玩笑,别当真,这样,你的考核我不难为你,我们,这个,保持以前的关系总可以吧?」「你,你说的,是真的?」

  林月蜷缩在桌子上,贝齿紧咬红唇,纤细的手臂环住小腿,腿缝之间,黑色的森林幽谷若隐若现,看的黄学庆眼冒金光,忙不迭的点头,「当然是真的!」「那,那好吧,我再相信你一次!」

  林月犹豫的一下,还是同意了,一是以她的学历,能在黄海附中教学,真的不容易,二是觉得自己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如果现在走了,那不是便宜这个老色狼了。

  「放心,我说话一向算数!」

  黄学庆贱笑道,「这个,嗯……像上次一样?」黄学庆边说边走上前,慢条斯理的将林月拉下了桌子,牵着她的手移到那恶心的鸡巴上,林月心里狂颤一下,虽然不愿意,还是轻轻握住了黄学庆软塌塌的鸡巴,随着他的动作,小手轻轻撸动起来。

  「哦……快,快点吧,用你的小嘴,哦……难道你不想快点结束吗?」黄学庆饥渴难耐的说道。

  「臭流氓!」

  林月骂了一句,开始自己玩弄起了软趴趴的鸡巴,左手滑到两颗硕大的卵蛋上轻轻揉弄起来,软软的鸡巴在林月的小手中慢慢的再次充血硬挺,林月抬起头,还带着泪痕的美眸,风情万种的看了黄学庆一眼,用手轻轻地摩擦着眼前的阴茎杆,从根部的阴毛,一直到摩擦到光滑呈紫红色的龟头,龟头的裂口处,慢慢的流出了光亮的粘液。

  三、办公室激情(二)

  玩了一会儿,刚才的尴尬渐渐消去,林月用手指蘸了蘸马眼处的粘液,轻轻涂满整个龟头,不时的揉捏卵蛋,反反覆覆,等马眼处再次溢出粘液时,林月伸出香舌,舌尖触到那滴亮晶晶的液体,轻轻一勾,勾到了小嘴里,柳眉微皱,「真是难吃!」「干!林老师,难吃你吃我的嘛!」窗外的张元愤愤不平的撸着鸡巴,眼睛里满是羡慕,「林老师竟然用舌头舔黄学庆的鸡巴,这就是口交吗?我的天,真是太刺激了,林老师真的,好骚!」「难吃?那你不是还吃的津津有味。」

  黄学庆屁股猛地向前一挺,整根鸡巴插进入了林月老师性感的小嘴里,用力摇动着屁股,让鸡巴在温热的口腔中到处乱顶,「啊……舒服,好紧,好热,对,就是这样,用舌头裹住我的龟头,嗷……用力,用力吸,不错,比上次有进步,哦……欠草的浪货,是不是想哥哥的大鸡巴了。」「你,你才是浪货……呜……你全家……呜……都是,这么,呜……这么小的东西,还好意思说是大鸡巴。」林月跪在地板上,一边吃鸡巴一边呜咽道。

  「哼!东西小怎么了,玩女人,嗯……要的是技术,鸡巴大了,女人,哦……不一定会爽,等你尝过,我肯定,嗷……你再也忘不了!」「吹牛,我同学,呜……都说,那东西大了,哦……女人才……」「她们知道什么,你去问问林颖、许茹芸、邓兰、赵欣……她们,哦……哪个不是让我玩的高潮迭起。」黄学庆一边享受着身下美女的服侍,一边弯下腰,再次将林月的中裙掀起,挤压揉捏起她的肥美小屄,「我说林月老师,你都二十四岁了,还没尝过男人的好处,真是可惜了这副好身体,你看看学校那些小姑娘,还有几个是雏啊!十六岁开始享受性爱,到老了才不遗憾,让我给你开苞,让你享受下做女人的乐趣怎么样!」「你,呜……不要摸,啊……好痒,啊哦……你想的美,人家的第一次,啊……要给我喜欢的男人留着,你真是个恶棍,那么多女老师,你竟然,竟然,啊……」「嘿嘿,骚水都流成河了,来,今天老子就让你享受下做女人的乐趣,放心,没你的同意,不给你开苞!」黄学庆说着躺到了地板上,「六九式,没试过吧?」「你……」

  林月犹豫的看着一脸淫笑的黄学庆。

  「真的狠爽,反正不给你开苞,你还害怕什么?鸡巴都给我吃过了,换我给你吃下骚屄而已。」黄学庆一点点的诱导着,林月终於还是答应了,俏脸晕红的骑在了黄学庆的头上,俯下身子,重新将他的鸡巴含在了嘴里。 「这才是聪明女人的做法!」黄学庆看着脸部上方毛绒绒的阴屄,将黑乎乎的阴毛分开,嫩红色的小阴唇露出,唇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湿漉漉的肉屄散发着腥咸热气,面对着雪白丰满的屁股和分开的股沟,还有那迷人的小屄,黄学庆吞了口口水,用指头开始爱抚肉屄,沾着涌出的蜜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

  「别,啊……别这样!」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让林月忍不住喊了出来,吐出鸡巴,身体轻抬,从两人间的缝隙处看着两根手指在自己的屄口时轻时重的拨弄,视觉跟身体的双重刺激让她的身体颤抖起来。

  黄学庆嘿嘿一笑,继续拨弄阴唇,以及屄口处嫩红的肉芽,抚弄了一会儿,手指沿着屄口继续向上,将手移到了淡褐色的肛门处轻轻抚摸。

  「啊……你,啊……你怎么……呜呜……玩那里,太脏了,啊……不要弄,啊……我怎么了,天呐,啊……」从未被人拨动过的菊花被黄学庆这玩女人的老手一阵旋磨,林月害羞的闭上双眼咬着下唇,美臀因为剧烈的刺激紧紧内收,双腿却张得更大,原本就修长的一双长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啧啧……林老师,你的屁眼比骚屄还美!」

  黄学庆赞叹着。

  「你,啊……你好下流,啊……我不要,不要啊!啊……死了,要死了,不要再扣了,哎呀,要尿了啊……」林月大声叫喊着,从老家伙摸上她的屁眼,前后不过五分钟而已,身体一阵剧烈颤抖,屄口猛收,然后张开,一股温热的流水喷到了黄学庆的脸上。

  「哈哈~ !真他妈骚,才这么几下就高潮了,人家说阴毛旺盛的女人性慾就旺盛,你的阴毛又黑又软又多,果然比一般女人要饥渴,真不知道你怎么现在还是处女。」黄学庆兴奋的笑道。

  「你,啊……你瞎说什么,你的,你的那个才旺盛,你真是下流!」林月无力的躺在黄学庆肥大的肚皮上,嘴唇摩擦着黑红色的龟头呜咽道。

  「不下流能把你玩到高潮吗?真的,我从没见过阴毛像你这么迷人的,又软又滑,形状的好看,而且阴毛下的阴唇又白又嫩,啧啧……真是让人爱煞。」「瞎说,哪里,多,多难看,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林月嘴里不乐意的说着,柳眉微蹙,吐气如兰,脸上却露出一丝喜色,第一次自己主动的将黄学庆的龟头吃到小嘴里,张元在外面看的清清楚楚,心说,原来林月老师还是这么骚的,也不知道,鸡巴被她的小嘴巴含住该是什么感觉。

  「我说的是真的!我最喜欢阴毛茂盛,性慾旺盛的女人!」黄学庆说着,伸出灰白色泛着暗红的舌头,开始在林月的屄口上下舔舐起来。

  「啊……呜……好美,哦……」

  林月扭动着臀部,配合着男人的吮舔,「你,你的阴毛才旺盛呢,连肛门,啊……那里都有!」「哈哈……所以我才是色中饿鬼,所以我碰上你这个大美人儿才忍不住用一切手段让你从了我,你不知道,从你来学校,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梦想着把你剥光,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的操你,我都要想疯了,跟别的女人干的时候,想的也是你,我喜欢看你走路,你的屁股左摇右摆,奶子上下抖动,我每次都忍不住跟别的女人狠狠操上一次,发泄慾望。」黄学庆越说越是兴奋,一边狠狠的吮舔林月的屄口,一边奋力的挺动鸡巴,像操屄一般一次次的在林月的小嘴里抽插。

  「你真的好下流,啊……不要,不要说这么下流的话,哦……轻一点舔,啊……要让你咬坏了,呜呜……」在明亮的灯光下,看着美丽的女班主任娇美的身体趴在一头肥猪般的男人身上,露着肥美的屁股,晃动着,用阴唇挤压着男人的嘴唇,俏丽性感中带着温和的脸庞贴在男人的胯下,左手握着男人的鸡巴,右手托住男人的卵蛋,小巧性感的嘴巴像吃棒棒糖一般吮咋这男人的龟头,不时伸出红嫩的小舌在鬼棱上滑动,仔细亲吻,张元只觉一股热火在身体中猛蹿,手中的鸡巴简直要爆了开来。

  「下流?嘿嘿,骚货,你的下面倒是流的真欢!呜……好吃,你的骚逼真是好吃,小月老师,啊……你真的狠有天赋,这才是第三次就学会舔鸡巴了,真爽,啊……比电影里的av女优还要专业,妈的,你以后的老公有福了,这么漂亮又这么骚的老婆,啊……嗯……用力,在用力点,干你的嘴,干你这个小骚逼……」「混蛋,啊……不许……不许说,啊……哎呀……啊啊啊!你,啊……不要把舌头再往里插了,要被你弄死了,啊……天……我,啊……又要来了。」「我也要来了,啊~ 骚逼,干死你,啊……」

  「呜……射吧,啊……快点……」

  「我要射到你的嘴里,今天,啊……答应老子,给老子把精华都吃下去!」「我,啊……我吃,射吧,射到人家嘴里啊……」张元被身体的火热涨的头晕目眩,感觉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脑袋跟鸡巴,眼睛血红的看着办公室里两句纠缠的淫荡男女,看着自己的美女老师林月一边拱着屁股,将屄里喷出的骚水涂抹到男人脸上,一边用力挤压着黄学庆的卵蛋,将一股股精液吃到小嘴里,这样淫荡的实战他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怎么经受的了,低吼一声,浓浓的精液喷洒到了雪白的墙壁上。或许是看的太过入神,以至於发出的声音有些大了,林月忽然抬起了头,看着窗帘上自己学生的脸,惊愕的张开了小嘴,还未来得及吞咽的精液涌出,顺着尖尖的下巴滴落到肥美的双乳上。

  四目相对,张元瞬间清醒了过来,惊慌失措逃离了办公楼,向着医务室跑去。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数:18891

????总字节数:187995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