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学生妹的故事】【作者︰大狗】【完】

摘要  (1)脱水   现在住的这一栋大楼,是混居的,有上班族也有大学生。然说是套房,不过房东只在一楼楼梯旁放一台脱水机供大家共用。   有一次半夜睡不着...

  (1)脱水

  现在住的这一栋大楼,是混居的,有上班族也有大学生。然说是套房,不过房东只在一楼楼梯旁放一台脱水机供大家共用。

  有一次半夜睡不着,洗完衣服,拿出去脱水,走到脱水机前,才发现有一个脸盆在上面,不过脱水机已经停了,只好先回去。等了10分钟还是没人拿走,不耐烦的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些衣服和内衣裤,看来身材不好,内衣还是杂杂牌,两件300 的市场牌。

  当衣服正在脱水时,一个女生挂着湿答答的长发走了下来,原来是学生妹,连声的道歉,说她等得睡着了。发现她还是个大近视,讲话离我很近,抓不住距离,在弯身拿脸盆时,从睡衣领口中发现原来没穿胸罩,好像学生妹洗完澡都不习惯穿内衣,果然没猜错,基本罩杯而已。

  道再见后,缓步上楼,更是惊奇,一件式大大的睡衣后面,因为头发滴水的关系,露出了屁股的形状。急忙的叫住她,问她有没有空聊天,她回头时滑了一下,连忙上前抱住,不偏不倚抱着胸部,她也不以为意。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楼梯,当然她坐上两层,我坐下两层。为什么?她没穿内裤,当然有戏看了。聊着,就瞄一下,看看黑黑的下部;腿麻了,就站着看看咪咪。

  这个近视妹聊了15分钟后,看见我的裤裆隆起,不好意思的笑了,说下次再聊。

  回房后一个小时回味得睡不着。

  (2)黑色胸罩

  话说和学生妹熟了之后,发展许多故事,先说其一……哪天下班回到家,躺着看电视,内线电话响起,学生妹说她班上男生送东西来给她当宵夜,太多吃不完,问我要不要上去一起吃?问了房间号码,穿着短裤上衣就上楼了。

  「哇!我说那个男生想追你是不是?送这么多?还有啤酒。」她说︰「我又不喜欢,所以下楼东西收了就送客。」有啤酒,看来这个男生也不安好心眼。

  一面吃一面看电视聊天,学生妹只穿白色衬衫和短裤,偶而从钮扣间的缝隙看到内衣。哇!今天竟然穿黑色内衣。

  「干杯!」

  吓了一跳。

  「你在看什么?」

  「没啦!你的衣服很透明呦!」

  「死相!」

  「干杯!」

  这个男的拿了半打啤酒,简直想做坏事嘛!

  喝着她就醉了!开始胡言乱语,竟然拿着啤酒往头顶浇了,全身湿透了,贴着黑色的胸罩,唱完歌说要去洗澡,叫我慢慢吃。

  浴室里歌声嘹亮,拿了把椅子从气窗上偷看,瘦瘦的,身材难怪不突出,有了灯光身材更加清楚。澡洗了也清醒,出来后,还是如同上次那样,里面全空。

  看了一场透明秀,看着不小心还让老二从裤缝刺了出来,好在她没戴眼镜。

  说要上厕所,进去浴室把那件黑色胸罩带了回去。

  几天后,夜里脱水时,才物归原主。

  (3)换灯泡

  和学生妹混熟之后,才知道这小女生还蛮多人追的,只是色心太明显,她不喜欢。 我看是因为没戴眼镜才没发现我的色心。

  一天打电话说要换灯泡,站在椅子上换灯泡时,看到她从我下面的裤缝在瞄裤内,穿着四角内裤,很容易的就看到了两球。回头看她时,脸红了起来,连忙叉开话题。

  由于太久没换灯泡,满是灰尘,弄得头发都变白了,鼻子过敏了。她问要不要帮我洗头,既然你开口了,当然好。

  招呼我先坐在小椅子把头弄湿,过一会儿她才进来,开始帮我洗,问︰「舒服吗?」……擦干换润发乳时,回头看,我咧!勾引我嘛!只穿内衣裤,还是紫色半透明的。

  「干嘛脱成这样?」

  「人家等一下也要洗澡,先脱了衣服嘛!」话说着,水往衣服淋来,全湿透了!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我怎么回去?」

  她一着急,莲蓬头也弄湿了自己。老二翘了起来,这时候也没啥话好说了,拔了眼镜,伸手脱了她的胸罩,脱了衣服,要她脱我的内裤,两人干材烈火,从背后慢慢进入体内。

  学生妹叫了起来,判若两人,我则拼命的冲刺,难得的机会,不知有没有下次?

  抽动许久,在体外结束千军万马。

  擦身体时问了问,原来有B 罩杯只是都穿A 罩杯,这样显得比较大。不是处女,高中有过一个男友,灌醉她,强行得逞后,分手了。原来已识性知味。

  (4)拍照

  有了一次的浴室奇遇后,过一段时间,学生妹就会找我喝酒。我当然知道她在暗示想要做那件事,不过上班累,有时她的手握了半天,还是硬得慢,不能尽兴,她也觉得无趣,一面做一面转电视。

  突然问我说︰「用嘴好不好?」

  「干嘛这样问?」

  「电视上正在这样做啊!我也想试试。」

  教她如何含,如何运用舌头,两三下就上手了,舔的我硬得发痛,她则趴着要我快上!一阵的春言春语,也不晓得她是哪边学来的,看来又是锁码台教出来的性教育。

  一面骑马,无意间看到床头有照相机︰「ㄟ!拍个照好吗?」「可是照片只能我们两个有,不能流出去!」「当然,不只你这匹B 马,我还有C 马和D 马。 」拍了几张照片后,她快到高潮时,有人敲门,吓得老二软了一半。

  「雪,你在干嘛!拉起窗帘大呼小叫的躲在房里,怎么有闪光灯?」「妙,没事啦!我和那个上班族在玩弹耳朵。」「快开门,我也要玩。」「好啦!等一下。」暗示我穿上衣服,才一件上衣两件内外裤,她则披上运动服。

  雪开门,妙进来后,暗暗庆幸又是一个C 族的出现了!妙看看我,伸手自我介绍,原来妙是住在隔壁的同学。 招呼过后,我伸手捏了雪屁股一把,说要先走了。

  还没离开,就听到妙的声︰「原来最近你半夜的呻吟声,不是看电视,而是有真人陪你,快招来……」「唉呀!你别乱说。 」

  ……

  (5)双姝

  过几天,下班提着宵夜回家,问雪︰「要不要吃?」「可是妙在我这看电视。」「那一起下来吧!」

  雪这个迷糊蛋还是里面全空的下来,妙则是一套红内衣的显出身材,坐在地板上吃东西,不免开脚闭脚的。

  「我先洗澡,你们不用等我,先吃吧!」唱着歌,心想着,当学生真好,没啥压力。

  突然有东西碰到浴室门。

  「雪,他的家伙没大多少嘛?」

  「妙,经验比较重要。」

  「说的也是,那个凯子猴急的很,每次刚入门没多久就玩完了。」穿上内裤汗衫出门,两个小女子装得很正经,聊天、问问我的工作,妙还不时的看看我的方向。当然知道你在找什么?越不给你看。

  「雪,干杯!」

  「好热啊!」

  电视做着《台湾卖春团》。

  「大狗,老实说,你有没有援助交际过?」妙这样问。

  「不会啦!那种金钱往来的,做得不尽兴,又怕有问题。 」「难怪你会找雪,学生比较好骗。 」「不是啦!熟一点双方愿意的话再做,你情我愿,麻烦比较小。」「好热呀!」看来雪又醉了,说着竟然脱掉唯一的上衣,跳起舞来。雪拉着妙︰「妙,你也脱。」妙不愿意,雪闹着闹着把妙压倒在地,脱去她的衣服,露出红色的内衣裤。

  「狗,干我!」

  「我咧!」

  锁码台性教育又出现了。

  「别管妙,她又不是第一次。」

  妙急忙的穿上衣服,送她出门时,掀起衣服露屁股︰「有机会切磋一下。」欲火正旺,雪却像死猪,让她趴着翘高屁股,半自助式的发泄了出来。

  (6)比划

  雪接受一个男生的追求后,打大学妹的机会降低不少,在公司受了排头,想回来发泄一下,雪却还没回来。

  「谁啊!」妙开窗户露出头来。

  「大狗又上来了!」对啊!无聊想找妹妹聊天。

  「雪不在,就找我啊!怎么你不是喜欢大咪咪的吗?」也对。进入后,看着电视,喝饮料,聊天。

  「干嘛!穿那么整齐,那一天不是只剩内裤吗?穿少一点舒服点。 ㄡ,有点累。」「我帮你按摩,我的技术不错。 」

  「按摩?那一天才藉着按摩,看了她的小咪咪,今天换人了。」「舒不舒服?那一天怎样?」「别说你走了后,欲火无法完全发泄。」

  「不是啦!我说我的身材。」

  「穿着内衣蛮诱惑的,不知道脱下后有没有下垂还是外扩?」「死大狗,看过杨思敏没?我的像那样。」「口说无凭,看了才知道。」

  「那交换,我想……」

  「看狗鞭,是不是?那一天洗澡没看够?」

  「原来你知道。」

  「我还知道看电视时,你在找狗鞭。还啰唆什么,内衣自己脱还是我脱?」「你脱我的,我脱你的。」果然像杨思敏的形状,妙跪在前脱下我内裤时,随手握住我的东西吸吮了起来,不到三分钟全送在口中。

  「比起雪,我的技术如何?」

  「原来那天你有听到我们的话。」

  「下次再切磋吧!凯子约我出去。」

  (7)丁字裤

  回到房里不久,雪高兴的来敲门了,怎么记得旧爱了!

  「妙说只要穿低胸的衣服,就可以知道那个男生色不色?」「那今天如何?」「还是很色,还故意弯下去捡东西,想看迷你裙。」「那我能不能看?」「当然行。」

  丁字裤、1 2 罩杯的内衣。

  「趴着,爬过来含狗鞭。」

  雪吸的我硬了起来,抱她坐上桌子,脱下内裤后,从正面强袭进入。

  「这么急!」

  「你多久没来找我了。」

  「人家那个来,也不能做。」雪一面喘息一面说。

  换后面,雪的屁股满大的,撞击声更加强我的性欲。

  「受不了了,停一停……」

  「不行,不然今天戳屁屁。」

  「会不会很痛?」

  「试试就知道。」

  抹点婴儿油,慢慢没入体内,雪显然享受着快感,可是没多久又喊不行了。

  「最近身体差,找妙一起来好了。」

  「妙不在,去找凯子了。」

  话说完,一阵敲门声︰「大狗开门。 」套上内裤开门,原来是妙。

  「怎么了?」

  「凯子想在红茶店的厕所上我,我不答应就吵了起来,叫他回去吃自己。」「妙,来帮忙,我不行了。」妙给眼神︰「你还真旺盛啊!」蹲下来吸了起来。

  「还来啊!不要用嘴了!」

  「行,等我脱衣服。」

  又是丁字裤,不过蕾丝的胸罩将波股的满满,脱啦!

  「我喜欢在上面。」

  跨上身,妙使劲的摇动,我的手握着圆球,加速的上下。

  「妙,人家想喝。」雪推开妙,握住龙头,迎接着千军万马。

  (8)夜袭

  搞了两次三人游戏后,休息了一星期。

  夜里电话响︰「大狗上来帮忙。」

  「干嘛?我要上班。」

  「偷内衣做不做?」

  偷内衣?我还以为只有我偷过,原来女生也偷。

  来到妙的房间。

  「偷内衣能穿吗?罩杯又不知道。」

  「当然知道罩杯才偷,第二间那个女的背着我约凯子出去。」「反正你又不吃亏,干嘛计较?」「不行,凯子送她CD的内衣,我没有。」

  「怎么偷?她内衣又没吊出来。」

  「有啦!那个女的内衣外挂着衣服,当然看不出来。」「挖靠!还调查好了。」「她今天穿,晚上一定会洗。」

  两人偷偷摸摸的来到门口,原来这一层只剩雪、妙和那个女生在。妙把风,我则伸长手进衣服内摸索,还真的将内衣挂在衣服内,手一拉,胸罩掉了下来,内裤也跟着下来。

  「收工。」

  「不行!」

  又干嘛?东西得手后不走,得人来抓!」

  「大狗,想不想在走廊做爱?」

  「疯了啊!」

  「做不做?」

  「不能太大声。」

  妙趴在阳台,我从后面进入,过不久妙开始大声淫叫。

  「谁在吵?」挖咧!主人出现了!

  「妙你在干嘛!那个男的是谁?」

  「大狗,转过来。」

  「你们私事关我狗鞭何事?」

  「珊,狗鞭比凯子大吧!想试狗鞭就离凯子远一点。 」「妙,我跟你一样,只是凯子会送东西嘛,他的老二又不行。算了,你们搞完早点睡。」既然心事已了,我要报酬,妙挺出屁屁,迎合我的想法。

  (9)绿珊

  自从有了雪和妙之后,工作上的压力有了转移的地方,不用花钱的援助交际把腰力练得更好了。

  一天上楼搞完妙之后,回到房里把衣服拿出去脱水,伸伸懒腰,楼梯传来有人下楼的声音,悄悄的躲到楼梯下方等着偷窥,迷你裙出现绿色的内裤。她停了下来,看看谁在脱水,多看了几秒,假装从后面出来,把衣服拿出脱水机。

  她下来了,喔!长的不错嘛!白衣白裙,绿内衣裤。转身想走时,她突然叫住我︰「你是那天和妙在我外面那个男的嘛!」原来是那件D 罩杯的主人,那天妙偷了之后,说给我自慰用。

  「我那套内衣裤是不是你们拿走了?」

  事到如今,赖不掉︰「是在我那。」

  「能不能还我?」

  「有没有酬劳啊?」

  「先拿再说。 」

  这个珊跟着我回到房里,从衣橱拿出那套内衣裤。

  「好了,物归原主,可以拿酬劳了!」

  「你想要什么?」

  「你穿在身上的内衣裤借我一天!」

  「干嘛!欣赏还是自慰用?」

  「都有,而且要当我的面换。 」

  「那我们玩野球拳,看你的功力能不能脱光我?」「我老二让你舔,换这一套内衣裤好了!」「三分钟一定让你出来。」

  「没有的话,让我干一次!」

  「可以。」

  心想耗了一晚上,和妙搞了两次,现在哪有这么容易出来。尽管珊又吸又吹又舔的,很快的三分钟就过去了……又拼到一匹D 马,还是大学妹。

  (10)开户

  「大狗,这位小姐要开户,你帮她办一下。」柜台小姐领了一个客户来到我的座位,抬头一看,原来是珊,没想到穿上衣服这么漂亮。

  「干嘛!想买股票啊?」

  「死大狗,没一句好话,我是客人ㄞ!」珊穿着纱状的露肩装,比起哪一天的家居服更显得漂亮,但也更不像是大学生。

  「这几个地方签一下名!今天不用上课?」

  「没啦!下午没课,凯子叫我先来开户,以后有内线给我!」「你欠我的那一炮,何时有空还?」「等我想要时,再通知你。」

  靠!又是芭乐票。

  「你何时下班?一起喝喝东西。」

  「行,4 点就可以走人了!你到楼下书局等我。」开着车,旁边一匹D 马,心情好了许多。

  「想去哪?」

  「台中港好不好?」

  两个笨蛋选在湿黏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