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完】

摘要  「呀!呀!不要!这样太利害了!人家受不了!」「是吗?那我要停下来了啊?」「不!不要!」「那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不要…停…人家…要…」「嘿,淫妇!...

  「呀!呀!不要!这样太利害了!人家受不了!」「是吗?那我要停下来了啊?」「不!不要!」「那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不要…停…人家…要…」「嘿,淫妇!」一墙之隔,听着叫过不停的淫声浪语,我一脸不满的咕咕噜噜:「已经做了三次吧,才大学生,有这样饥渴吗?」虽说情侣是有享受性爱的自由,但作为这间屋的一份子,我也有好好休息的权利吧?叫得这样骚,试问一个血气方刚的高中生怎样忍受?

  『非礼勿听…非礼勿听…非礼勿听…』我强行抑制,终於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没法按捺的一拳用力轰向墙边:「碰!」一声巨响,瞬时静默了空气,邻房停下激烈交战。我松一口气,心想他们总算还有半点廉耻,知道旁边有人懂得收敛。

  「呼,终於可以好好睡…」可正当我打算大被盖头好好休息之际,房门被一脚踢开,进来的男孩全身赤裸,胯下举着一根仍闪耀着湿光的肉棒在半空挥舞,态度恶劣的指责我道:「喂,你不知道阻人干炮,犹如杀人父母的吗?」所谓人无耻最无敌,恶人居然先告状,对方的厚颜使我哭笑不得,我没好气反骂道:「应该是我问你,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吗?」男孩毫无悔意的走到我床边跟我理论:「拜托,睡觉怎可以跟操屄相比?而且才两点吧,谁会在这种时候睡觉?」我头一痛,对了,这厮平日生活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干炮,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正常人最活跃的时间「但即使做爱,也不用这种吵吧,静静做不就好?」我是已经没心情跟他争论,只求他至少懂得顾及别人感受。可对方却自豪道:「你要明白我的鸡巴又长又大,女人被我插得爽大声叫床也没办法呀,老弟你便忍耐一下吧。」说完挨向我耳边:「而且今天这个是邻校校花,一流极品,我也是大出血以女友交换才好不容易可以玩一晚,你就给老哥尽兴一晚好吗?」「以女友交换?你有女友的吗?」我奇怪问道,以我所知他女伴无数,但自命是头没脚的鸟,不会被女人捆绑,所以从未听过有什么女友。

  男孩不屑地笑了出来:「嘿,给我干得爽的不都是女友。」我没好气,很明显你是贬低了男女之间的爱情,你这种是炮友,不是女友!

  「什么别说了,反正…」就在男孩仍挥动着指头的时候,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来到门外,揉着眼神散漫的眼睛道:「阿华你怎么还不过来,人家还没舒服够耶。」「哗!」我看到突然出现裸女吓了一跳,连忙别个头去,男孩不耐烦的向她骂道:「有那么欠干吗?回去等我,立刻回来收拾你!」「快来啊。」女孩一脸不满的回去邻房,男孩看我面红耳热,笑问道:「身材很不错吧?知道为什么要干一晚?怎样,要不要来一起玩?」「一、一起玩?我没你无耻!」我呛着大叫,男孩又是那个不屑表情:「什么无耻,做爱是人类本能,明明很想却不去做,我是无耻,但你是虚伪!」说完便不理我的站起来,临行前警告我说:「那别阻我了,受不了便过来一起玩,不就好好打过手枪,你老哥今晚要玩过痛快!」我是没话说了,有这种兄长,我想我前世一定做了很多坏事。

  不久,旁边便再次响起男女欢爱的淫声浪语,不愧是邻校校花,脸蛋和身材都是一级棒。我听着女孩浪叫,回忆她那丰满乳房和浓密阴毛,无可奈何地撸着自己阳具。我知道偷听兄长跟「女友」做爱打枪是很下流,但作为一个十六岁的男生,我实在没法控制我自己。

  「啊!啊!好舒服!要飞了,要飞天了!」「怎样?爽吗?以前要不要给我干?」「要…要啊!人家以后也要给华哥干!啊、啊、要到了!又要到了!」呼,看来明天,我一定又是睡眠不足。

  我是马明,今年十六岁,就读高一。兄长牛华,今年十八岁,高三学生。说是兄弟,为什么却会风马牛不相及?这是因为我们是同母异父,妈妈在生下哥哥后跟前父离婚,之后改嫁我父,於是出现异姓兄弟的情况母亲的第一任丈夫是个花花公子,凭着有如潘安之貌的俊俏外表加上口甜舌滑,要勾引女子易如反掌,这个恶习性在婚后也没改变,结果妈妈终於没法忍受在自己临盘当天,丈夫也跟其他女人上床而死心,在哥哥出世后不久便签了离婚书。

  至於她的第二任丈夫,即是我的生父是个十分正直的男人,有过第一次婚姻失败的经验,妈妈这回挑了一个性格内向的男人,虽然没有前夫的外表优秀,却绝对是个令妻子安心的好老公。

  可惜上天并没有眷顾这个可怜的女人,在终於找到幸福日子的时候,他俩一起遇上了车祸,那一年,我六岁「小明,答应妈妈,做个好男人,不要欺负女孩子,不要像以前的爸爸一样对妈妈…」「我知道!」「还有,照顾你哥…他跟那个人一样,很不生性…」妈妈跟前夫离婚后,哥哥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那个只纵情色欲的男人也乐得逍遥自在,从没跟前妻争夺抚养权。这令我更看不起那些好色的男人,亦更尊敬把哥哥视为己出的爸爸。

  但好人、却总是早死。

  「小明,妈妈要走了,答应我,做个好男人…」「妈妈!妈妈!」这是母亲临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爸妈一起过身了,自此我和兄长相依为命。而他身上流着那不羁的血,亦随着年纪长大逐渐显露。长得跟父亲一样俊美的哥哥风流成性,十岁那年已经摸遍同班女生的胸部和屁股,懂得勃起后更是急不及待找穴去插。

  「啊!啊!阿华!好爽!好舒服!干我!用力干我!」哥哥经常说,男人有棍,女人有洞,本来就是应该给填满,男人跟女人做爱是天公地道,不需要掩饰什么。 我对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兄长感到羞耻,也感到可怜而最令人可悲的是对手全都是自愿,包括同学,同学的妈妈,和老师。哥哥自夸他要插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逃,而他亦从来不用追求女孩子,真正的赢家是不用跑,也会得胜。

  「噢,你这小子怎么这样过份,连姨姨也不放过。 」「因为姨姨长得美嘛,怎样,不要给我干?」「要!」「嘿,淫妇,来吧,都入了,爽吗?」「爽、好爽!」「有没你老公好?」「你好,你比他好太多了!」可能因为看得太多那些表面矜持的女人,只要遇上俊男便失魂落魄的场面,我对女人开始有一种轻视。但我相信世界上还是有跟妈妈一样的好女人,是值得我去爱的女人。

  「阿明,眼睛怎么这样黑了?昨天没睡好吗?」上学途中,一把开朗的声线划破了仍满带睡意的空气,用力打在我肩膀的是同班女生、小茜。

  小茜姓朱,是我自入学开始便认识的女同学,这三年里我俩一直升在同一班上,感情算是要好。小茜的样貌谈不上很美,但总算标致。而最令人喜欢的是她那不拘小节的性格,对着她我是什么也可以说,什么也可以聊,不必忌讳什么,犹如呼吸空气般舒适自在。

  「哈哈,阿明你一定是整晚看那些下流影片,才弄得没精神吧?」小茜取笑我道,我连忙否认:「当、当然不是!」我想告诉我的女同学打扰我入睡的不是那些色情电影,而是更火爆的真人表演。

  「不要看太多啊,男孩子老打手枪对身体不好的。」小茜掩着嘴偷笑,我和她真是没话不能说,包括拿这种话题来调侃对方。

  「都说没有啦!」「你还是快点找个女朋友去解决需要吧。」小茜点头道,我不满说:「你这种说话也太不尊重女性,太不尊重自己了吧?认识女朋友,就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的吗?」「跟你开玩笑啦,我就是知道阿明你最尊重女性才会这样说的。」小茜若无其事地拉起我手,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握着那软绵绵的小手,我感觉我们活像…一对情侣我当然知道我们不是在交往,只是一对感情比较好的、同班同学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二)「连这样也不懂,阿明你到底有多笨啊?」学校的图书馆里,小茜生气教训我,我无奈地搔着头,笨也不是我想的。但天份这种事有时很难说,英语一向是我的难关,那些单字记不稳,就念多少遍也是记不稳。

  「这样的算式也会错?蠢也有限度吧?」到了数学题目是我反击的时候,世上无完人,小茜人算聪明,但每当看到那些数字便总会头晕眼花,无法集中。

  「你对数字这样冷感,日后是无法当个精打细算的媳妇啦,哎,我替你的将来感到堪虞了。」「阿明你说真的吗?你觉得我将来不会是个好妻子?」小茜被我一吓,登时泪眼汪汪。这倒吓怕我了,反过来安慰她说:「跟你开玩笑啦,好妻子需要精通微积分的吗?你好好找个有钱人,有花不完的钱,不就不用计数了吗?」小茜不悦的以手肘撞向我胸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是为钱嫁人的吗?」「痛痛痛,抱歉,我侮辱了朱茜小姐的高尚品格,你择偶的条件不是要钱,而是要有高超的性能力。」小茜满脸通红,拼命的安静的图书馆里追打我:「死阿明,在乱说什么了!

  你不要跑,我要打你一顿!「就是这样,我和小茜每天都是过着嘻闹的日子,没有男女间的避忌,像对最好的朋友。

  这是爱情吗?我想不算是吧。我没有哥哥的急色,但十六岁,早已踏入思春的年纪,说不想感受爱情滋味是骗人的,但母亲过往的婚姻失败使我却步,我害怕会像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伤害别人。故此虽然对小茜是有点好感,但也从没想过要追求她。

  好朋友,和小茜保持好朋友关系,我认为是最好的。

  我从来没有送过小茜回家,她亦从来没有到过我家,每天下课,到达那街角的分歧路便会各自归家。这样很正常,一对普通同学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吧。

  「拜拜啰!」「明天见。」经过一间药房,我顺地买了一对耳塞,小茜说得不错,男生打手枪对身体是不好的,为了我的健康,我该要保持适当的睡眠。

  我惊讶一个年青人原来真是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哥哥的床戏从没有停过,对手每天都不一样,质素好的有时会睡两晚,但从来没有看过同一位女生在家里出现两次。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他的职责,我想,哥哥的天职是在女人身上播种「呀!呀!太强了!华哥你太强了,你的鸡巴是不会累的啊?」「哈,我就是不会累,还要更爽的吗?荡妇!」「要啊,我是荡妇,是好哥哥的小母狗!」耳塞其实不是很管用,那些令人兴奋的叫床,仍是隔着墙壁也响遍耳边。

  「妈的!怎样可以睡啊?」我病了,是感冒,这是很讽刺的一件事,那个整晚脱光做爱的体壮力健,这个躲在被窝被折磨的却成了代罪羔羊。

  「一百零二度,今天在家休息。」替我检验体温后,医生断症道。

  「不可以上学吗?」医生肯定地摇头「你这小子,是打太多手枪身体变虚了吧?所以就说打枪很伤身的。」扶我去医院的哥哥喋喋不休的教训着,我对被一个每晚必放三炮的人这样说很不爽,但身体虚弱,也没气力跟他反驳,反正你认为这全都是我的问题,便都当是我的问题便好了。

  「好好睡一觉,我替你煮点粥吧。」哥哥把我扶到床上,这货好色,兄弟情倒是不错。 见我病了特地留在家里照顾我,虽然他本来就爱跷课便是了。

  「哎,家里什么也没有,我去买点材料,你一个人可以吗?」「拜托,我还没病到快要死吧。」「哼,不领好意啊,我也是难得机会,一尽当个好哥哥的职责而已。」「你以后不带女孩子回来睡,便是好哥哥了。」「不回来去哪里?到公园野战吗?会带去警局的啊,我真想不到你这个人堕落到这种地步。」哥哥轻佻地哼了两声,便踢着拖鞋去买做粥的材料。我在床上躺了一会,突然门钟响起:「叮当~」「喂,不会是连锁钥也不带吧?还说照顾弟弟,要一个病人去开门?」我咕咕噜噜,不情愿从床上拖着浮浮的脚步,可是当看到那意想不到的人,不禁错愕起来。

  「小茜?」是我的同班同学「怎么病了,也不告诉我?」回到睡房坐在床边,身穿校服裙的小茜不满我无辜说:「学校都去不了,怎么告诉你?」小茜嘟起嘴,对我的答案不是很满意。我虽然装作平凡,但对女孩的关心仍是很感动,还不到下课时间,她已经急不及待趁着午饭赶过来探我了。

  「你怎知道我家地址?」「班长的联络册上有。」「哦?」我们的表情都有点尴尬,虽然认识了三年,但这样单独在室内相对还是第一次。小茜跟我的距离很近,她伸手摸我的额上看有没发烧。我感到一阵烫热,不知道是来自她的手,还是我的头「咳咳。」这时候两声乾咳,是一直在门外看戏的哥哥。

  「哥,你回来了?」我俩像东窗事发的男女立刻跳离对方,哥哥扬起手上的外卖:「对,煮粥太麻烦,还是去买外卖简单了,不过看来有人不用吃,也自动痊癒了吧?」「你、你乱说什么,这个只是我的同班同学。 」我嚷着道,小茜也连随自我介绍:「是啊,我是朱茜,是阿明的同学。 」哥哥微笑摇头,伸手握起女同学的手,柔声道:「别客气,美女无须有名字,天使不就是最合适的称呼?」小茜没想到同学兄长会如此猖狂,粉脸一红,哥哥把另一只手搭在她的手背上,眼神一直没有移开半刻:「你好,我是牛华,你可以叫我阿华。 」「华?华哥?」小茜的脸蛋像一只瞬即被煮熟的鲜虾,连整片耳根也红得发紫。

  我从来没有看过小茜脸上会出现这种表情,完全是那种小说上形容,春情绽放时的表情。

  哥哥说得不错,真正的赢家,是不用跑,也会得胜。

  这天小茜没说什么,面红耳热的她只说要赶回校上课,便垂着头向我俩道别,整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