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撞见的秘密】【作者:Latows】【完】

摘要  不小心撞见的秘密01·限 ????1.t学长们的秘密------   「学弟,来3P吧!」------   十九岁的周小川,他目前人生的最大烦恼──要如何交到女友?──这也是...

  不小心撞见的秘密01·限

????1.t学长们的秘密------

  「学弟,来3P吧!」------

  十九岁的周小川,他目前人生的最大烦恼──要如何交到女友?──这也是他自许人生中最大的愿望了。

  他只是世界众多人口中的一员,知道自己不是当总统的料,所以他的愿望很平凡很微小也很实际。

  以同年龄层的男生来说,周小川长得不差,身高 168,相信日后会破170,绝对没问题的,他如此坚信。长相清秀斯文,虽然不怎么会讲话,但还不到人见人厌的地步,成绩中上,为人还算热心,这样的人却没有女生缘。

  虽然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念的是清一色男生的高 中,但隔壁就是赫赫有名的XX女中。

  同班男生都有人拉过女生的手了,甚至连打啵都不算什么,偏偏他一点经验也没有。

  为什么他就是得不到女生的青睐呢?

  还在烦恼他的人生大业时,他的肚子传来一阵绞痛。

  果然,吃坏肚子了,前天赵同学给了他一颗麻糬,他一直忘了吃,放在抽屉里,今天想起来把它吃掉,于是他的肚子痛了。

  「老师,我要厕所!」紧急举手打断老师的上课,周小川跑到男厕解决生理大事。

  上大号果然是一件令人身心舒畅的事情,周小川其实挺喜欢待在厕所的感觉,令人很放松。

  尤其是五楼的厕所因为偏僻少人用,乾净得很,他特地跑过来这里上。

  拉完后肚子终于不痛了,只是整个人有点虚脱的感受,他继续坐在马桶上休息一下,顺便欣赏一下厕所里的涂鸦。

  有些人画得还真不错,麦克笔勾勒出来的亚丝娜相当可爱,还有三日月夜空真的画得超像的,好厉害呀!

  看完门上的涂鸦,周小川转移视线,结果他居然看到了一个洞,是真的一个洞,像被电钻钻出来的,视线可以透过去到隔壁间的厕所里,很清晰,如果趴在洞上看,虽不到一览无遗,但,大家都知道的,是属于刚好可以看到某部位的准确角度。

  哇靠!这实在太变态了!

  这里是男厕吧!难道还有男的喜欢偷窥男的。

  钻这个洞的人在想什么?真是太不纯洁了。

  看了下手表,再十五分钟就要下课了,周小川懒得回去上课,便继续坐在马桶上发呆。

  此时响起了脚步声,听声音就是走进了隔壁的厕间里。

  喔!有人也翘课来这里上厕所呀!

  可是怎么怪怪的,隔壁间好像同时进去了二个人。

  这样不会太挤吗?

  「你轻点,衣服扯破我就不能回去了。」

  「罗嗦!腿抬起来。」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周小川一脸茫然,好像隔壁要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了,他该趁现在快点逃出去吗?

  「啊!死剑鱼,你那么大力插进来是想杀了我吗!」话音一落,随即传来肉体碰撞的声音,还有一声像拳头着肉的闷响,可见说话的人大力捶了对方一下。

  咦咦咦咦咦!?!?!?

  周小川简直被惊吓到了,剑鱼,那不是篮球社的队长陈建予吗?外号剑鱼的高 三学长。

  周小川还没惊讶完,随即让另一道声音再度惊吓,这次他听红了脸。

  柔道社的副社长秦勤!

  不会错的,这个声音,他想起来了,是三年级的秦勤,周小川当初想加入柔道社的,但让秦勤学长过肩摔的狠劲吓退了入社的萌意,同时确立了柔道是凶暴的功夫,为了安定自己的心,抚平伤害,他最后加入了围棋社。

  秦勤学长在呻吟,居然发出像A片女主角放荡的声音。

  好、好奇怪……

  周小川现在进退不得,现在出去动静太大了,可若是不出去,难道要听完他们两个人的春宫秀。

  『呜呜,我不想听两个公的,这实在是太伤害我幼小又纯洁的心灵了。』周小川抱头在内心哀嚎。

  可是一波波的声响不断在冲击周小川,他脸红心跳,也忘了怀疑自己为何不会对两个雄性恶心。

  他只知道他惨了,他居然想看!

  实在太好奇了,他好想知道,剑鱼学长到底对秦勤学长做了什么事?秦勤学长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啊啊嗯嗯的叫个不停,还有那两人粗喘的呼吸,无一不牵动周小川的每一根神经。

  周小川觉得自己的裤档有耸动的趋势,他难受的扭了下身子。

  这么一侧身,孔子圣人说的非礼勿视已抛到太平洋去了。

  隔间用的华丽美耐板,那上面的钻孔确确实实地放在周小川的视线上。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有想要看,但他知道这是不道德的行为,他绝对不会干出这种偷窥他人的下流行为。

  是这个洞的位置太巧妙了,人眼睛总是要睁开的,要视物不是,除非周小川是个盲人。

  于是,他看到两条肉色的身躯。

  不小心撞见的秘密02·限

  他可以很清楚他辨识出来,肤色稍黑的是剑鱼学长,而小麦色的是秦勤学长。

  只见秦学长的一条腿被高高地举了起来,陈学长的粗长阴茎不断地在攻击秦学长臀中央的凹陷处。

  哇!陈学长的鸡鸡好大,看起来挺恐怖的,还有那颜色,一看就知道经验丰富。

  秦学长真强,那里竟然可以放进那么大的东西。

  相对于陈学长的鸡鸡,秦学长的鸡鸡尺寸也是很可观只是颜色就比较淡,此时秦学长的阴茎也是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又因为陈学长不断地撞击,所以秦学长的阴茎也跟着不断晃动,有时会擦上陈学长的小腹,在陈学长的腹部留下一道道湿润的痕迹。

  由于美耐板的厚度,周小川觉得很可惜,不能看到他们两人的表情,视线被局在一隅,不知道秦学长是不是也会像AV女优一样有着欲仙欲死的表情?那么陈学长呢?一脸沉浸陶醉吗?

  「嗯~~啊~~」秦学长喘息得更快,「你~你快点……快~嗯~快下课了啊~~」陈学长的每一下进入都成功地让秦学长发出一个音节,听得出来秦学长很努力克制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太大,所以那压抑的呻吟声反倒令听到的人更想对他做出更过份的事来。

  「抱紧我。」

  果然,陈学长用力把秦学长的两条大腿一分,然后架住整个人举了起来,而那抽插的力道更是越来越猛,每一下都撞击到了秦学长的弱点,秦学长的脚指都快抽筋似的扳起。

  而每一次阴茎的抽出,因为速度之快跟着把黏稠的透明液体带出,紧接着插入时喷出了点点水沫,交合处的潮湿水声响个不停,黑色的毛发也沾染了水渍,那两人的下腹很快就淋漓不已,一团狼藉。

  果然是剑鱼学长,也只有他有这个臂力把同样一个大男人举起来压在墙上干。

  呼,学长们的身材真好,不愧是运动型的阳光男孩,该有的肌肉都有,不该有的赘肉就没有。

  周小川的呼吸跟着加深,陈学长太猛了,那力道跟速度,干得秦学长居然发出哭泣的呜咽,该不会把秦学长弄坏吧?

  一边担心着秦学长,一边周小川觉得自己裤子竟升起了小帐篷,他发抖着手,有点罪恶感地把拉链再度拉下,周小川的鸡鸡很有精神地弹了出来跟他打了招呼。

  他想像着自己的阴茎跟陈学长的阴茎一样,深深地插入秦学长的后穴里,一定很热很紧很舒服吧!

  他两手捋动着自己的阴茎,而视线仍是透过小洞看着学长相干。

  钟声突兀地响起,秦学长发出了一声细细的低沉尖叫,射得两人紧贴的小腹一片白浊,而后陈学长拔出深埋在肉穴里的鸡鸡,跟着流出了一大滩白色的精液,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地板上。

  「可恶!你又射在里面!」秦学长像是生气地咬了陈学长一口发泄,只听陈学长吃痛地倒吸一口气。

  「宝贝,别咬别咬,我帮你清乾净就是了。」陈学长像是餍足的猫,心情很好,讲话带着轻快。

  「别叫我宝贝,快擦!」

  周小川看着陈学长抽出一团卫生纸轻柔地擦拭两人身上沾染的白液,接着又抬起秦学长的一条腿来,将食指跟中指探入那被操得深红的后穴里,一点一点的把剩馀的精液掏出来擦掉。

  因为跟刚刚的角度不同,这次学长们换地方站,变成秦学长私密的一切全落入周小川的眼里,清清楚楚。

  他看到了秦学长因为撞击而变得粉嫩的两团屁股,还有那张不断吞咽陈学长手指的小嘴,周小川撸得更快了,他觉得自己也快要射了。

  只是那么一眨眼的瞬间,隔壁学长们已穿戴整齐开门离开,极乐的快感袭来,一阵空白昏眩,爽得快要升天。

  他原以为自己的子孙们会射在亚丝娜的脸上,他的正对面就是亚丝娜的涂鸦,只是他的厕所门被人踹开了,而他的子孙们很有活力并欢快朝前奔去,几乎尽数都洒在两位学长的身上,非常完美,就算没喷在学长们的脸上也都喷在学长们的衣服上了,一丝不漏呢。

  「哈哈……」周小川乾笑了两声,衣衫不整地打着招呼,「学长们……好呀!」两位学长果然都很帅,就算脸色发青还是一样帅,帅哥果然是种天赋,真好。

  此时的周小川上半身非常整齐,校服扣到顶上最后一颗,打了个领带,就是一副乖宝宝学生样,而下半身裤子则褪到了小腿处,刚射完的小小川还半软半硬地一同跟学长见面打招呼。

  「我、我不是故意撞见学长们的秘密的,请相信我!」陈建予抹掉脸上的白浊,怒极反笑,「呵呵,这学弟真是有潜能呢!」「不能放过他!」秦勤犀利的眼神就像他的过肩摔一样让人害怕。

  「没错,你知道我们的秘密了,得付出点代价。」秦勤像在买猪肉般秤斤论两地打量周小川的鸡鸡,「看来还是个处的。」周小川已经害怕得全身发抖了,等下他会不会被打断全身的骨头呢?还是会被强拍裸照威胁不能说出,该不会要把他的鸡鸡剪掉吧!?

  「请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说出的!」周小川一手捂着鸡鸡一手举起手指发誓。

  「你这模样实在太没信服力了吧!」陈建予发出啧啧声道。

  陈建予转头跟秦勤的眼光一对,很快两人达成默契。

  「学弟,来3P吧!」

  周小川的小弟弟抽搐地吐出最后一滴精液,然后他的下巴像是掉了装不回去。

  「不愿意?」陈建予露出危险笑容。

  「不、不,我很乐意!」太刺激了,不能让机会溜走。

  于是,周小川也有了一个小秘密。

  下午的校园里,导师觉得周小川腹泻得太严重了,居然请假去了医院,他打算跟周小川的家长通知一声请家长去医院照看。

  不过有两位热心的学长护送,导师想了想应该不需要小题大作,那两位可是很优秀的学生,有他们陪着很放心,所以暂时就不连络了,因为周小川的家庭有点复杂,这样应该是最好的作法吧!

  于是导师回去上课了,而周小川被两位学长架着直接搭上小黄朝他的人生转捩点而去。

  目标──hotel。

????不小心撞见的秘密03·限

????Hotel的浴室很大,浴缸也很大,自动提供的热水很舒服,看得出来在这里洗澡是种享受。

  但,周小川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好运,他是来这里受折磨的。

  源源不断的温水慢慢地从水管流出,水管的尽头消失在他的臀部。

  没错,这两个没良心的学长把洗澡用的莲蓬头拔了,然后把水管塞在他的屁屁里,美其名──清洗。

  周小川只能听话的趴在磁砖上,高高地撅起屁股,一开始还不太听话,所以白白的屁股上有陈学长红红的掌印数个。

  「不能再灌啦!我快死了!都洗到十二指肠去了,幽门螺旋杆菌都清乾净了……」周小川哀号,奋力的往前爬,偏偏被秦学长压住动弹不得,他只好哇哇大叫,「我脆弱的肠子要破了啦!呜呜呜!谋杀呀!」「闭嘴!吵死了!」陈建予实在是被这只聒噪的小鸡吵到不行,不过才洗第二次而已,就像要了他的命一样。陈建予半跪到磁砖上,捏起周小川的下巴,狠狠给他一个深吻,要他闭嘴。

  「唔唔!……嗯~~」周小川发声不能,不过,呜呜的惨叫很快变了调。

  啊啊~这是他的初吻呐,他的初恋竟然被陈学长给夺走了。

  慌乱的周小川顿悟,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滋味呀!舌尖跟鼻息全是学长强悍的男性气味,霸道而阳刚,令人为之昏眩。

  学长的舌头好厉害,吸力真强,这是人体吸尘器吗?章鱼的吸盘也比不上呀~周小川的舌头不自觉地跟着共舞,勾着陈学长的舌头在口腔里嬉戏,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嘴角流了下来,周小川甚至自己调整亲吻的角度,让学长的舌头可以进来的更深。

  他忘了他的屁股里还塞着一条水管,只想好好抱住学长以加深这个吻。

  太美好了,齿龈全被学长的舌头刷过,带来一阵阵的酥麻,他不趴在地上了,伸长了双臂抱紧了学长的脖颈,整个人恨不得没有空隙地贴近学长,学长的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