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姐姐迷香』

上一篇:返回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下一篇:

  昏暗狭窄的楼梯上,挤满了面目狰狞的打手,一个个挥舞着棒球棍和链子锁等武器,朝四楼冲来。

  楼梯口,王逸背着耿沙沙,目光如电,面容冷峻。

  眼见这么多人堵住了自己的去路,王逸反而越发冷静,经过了云南之行后,他仿佛越来越适应体内的这股力量,如今的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散打王』。

  「你他妈找死!」

  当先一名打手,挥舞着一根钢管,照着王逸的脑袋就打了下来。这根钢管带着呼呼的风声,只要砸在头上,就算不死也是重度脑震荡。

  王逸说时迟那时快,不等那人手中的钢管落下,急速上前几步,一脚踹出,正中那人胸口。

  那打手万万没想到王逸速度如此之快,背着个人,身形依然敏捷迅速。

  「哇……」

  一声惨呼,那名打手被王逸踹的倒飞出去,连同他身后楼梯上的三四个打手,一同栽倒。

  王逸虽然背着耿沙沙,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两条腿上下翻飞,所过之处那些打手根本无法阻挡。

  一阵噼啪拳脚相加之声,回荡在狭窄的楼梯间,伴随着闷哼和惨叫,数不清的打手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后面的打手根本够不着王逸,反而是被前面滚下来的打手,绊了个狗啃屎。

  王逸哪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踩着倒地的打手,一溜小跑就下到了二楼。

  这时,身后的楼梯间木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骷髅图案T恤的小子,手持一把匕首,照着王逸身后就刺了过来。

  耿沙沙在王逸背上,一阵眩晕,她眼睁睁看着王逸一个人,就将楼梯上的七八个凶神恶煞的打手,打的连滚带爬,惊的胸口砰砰乱跳,这时忽然发现背后一柄匕首刺来,她无处躲闪,嗓子里发出一声惊呼。

  「啊!」

  就在她以为在劫难逃之际,王逸听到惊呼,猛然转身,那柄寒芒闪闪的匕首,直刺在了他的肩膀上,瞬间溅起一道血光。

  王逸闷哼一声,一脚将那人踹飞,只感觉肩膀一阵钻心的疼痛。

  「你不要紧吧?把我放下来,我能自己走……」

  耿沙沙趴在王逸背上,看着他肩头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焦急道。

  「不要乱动,没时间了!」

  王逸忍着剧痛,眼看楼梯下面的打手,又蜂拥而上,心知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于是一脚踢开楼梯间的窗户,背着耿沙沙从二楼直接跳了下去。

  「那小子跳楼了!」

  「别让他跑了……」

  「快……下楼追!」

  ……

  楼道内的打手顿时乱作一团,嗷嗷叫着就要转身下楼去追。

  五、六米的高度,王逸背着耿沙沙直落而下,一个深蹲卸去大半力道。刚一落地,王逸便警惕的看向四周,还好窗户下并没有埋伏,否则王逸这次是死定了。

  先前酒店外,那些跟着霍才混的手下,全都一窝蜂的冲进了楼内,外面空无一人。

  王逸瞅准不远处的一辆老款丰田霸道,几步冲了过去,这些人走的匆忙,钥匙都没有拔。王逸将耿沙沙塞进车内,坐进驾驶室,一踩油门丰田霸道呼啸一声,如同脱缰的野马猛的窜了出去。

  多亏王逸在大一的暑假,被父母逼着去学了开车,如今居然派上了大用。

  王逸一脚油门踩到底,在凌晨两点多的街道上,疯狂的飞驰着。

  耿沙沙看着王逸双目赤红,车速已经超过了120,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忙系好安全带,右手紧紧抓住副驾驶的扶手,一张小脸吓的煞白。

  ……

  凌晨三点多钟,浦东区的一座小区内,寂静无声,两个人影互相搀扶着缓缓走了进去。

  这两个人正是王逸和耿沙沙。

  王逸并没有把车停到小区门口,为了保险起见,他将车扔到两个街口以外,然后和耿沙沙步行回到她的住处。

  耿沙沙住的房子倒是不小,三室两厅,装修的也很上档次。

  进屋后,王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再也不想起来了,这次可把他真的累坏了。王逸毕竟不是铁打的,连续的搏斗、飙车,让他的精神紧张到了极点,此时放松下来,只感觉全身一阵虚脱无力。

  耿沙沙一路上并没有和王逸说话,一来是怕分散王逸的精力,二来她今晚确实被吓坏了。

  她现在太狼狈了,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如果不是王逸将他的衣服给她披上,她现在只能坦胸露乳了。

  耿沙沙将腿上还沾着白色粘液的黑色丝袜,用力的脱下,厌恶的扔到垃圾桶里,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浴室,不多时就有哗哗的水声,和呜咽的哭泣声传来。

  王逸靠在沙发上,点着颗烟,抽了几口,才渐渐缓过神来。

  他这次为了完成任务,可算是豁出去了,只是不知道救下耿沙沙下一步该做何打算。

  「耿沙沙是个拉拉,自己就算救了她,她会如何对自己呢?又有什么办法可以通过耿沙沙,再联系到冯倩呢?」

  王逸沉思了许久,脑子里一团乱麻,始终没有头绪。

  他终于坐不住了,缓缓起身,来到浴室外,发动了技能『偷听女人心』。

  「……呜呜呜,冯倩说的果然没错,那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只想要我的身子,那些丑恶的嘴脸,想起来就恶心,我真恨不得把他们全杀了,如果不是他救了我,今天晚上还不定要被他们怎么糟蹋呢……呜呜呜……

  ……可是他为什么要救我呢,看他穿的衣服,应该是酒店的帮厨,难道……我以前认识他?可是我印象里,并没有这个人呀……但仔细看,他倒是有些像我的弟弟小天,看岁数也应该差不多,我离开家的时候是17,他那会应该是11吧……

  我今年23,他应该快18了才对,看长相倒是差不多。算了,不想了……等洗完澡问问他就知道了,她如果想要钱,等冯倩回来给他。如果他有什么别的想法,这里可不是月色酒吧,只要我一喊,小区保安就能把他抓到公安局去……「随着浴室内的水声渐渐稀疏,王逸重新回到沙发前,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计划。

  耿沙沙洗完澡,穿了件宽大的白色浴袍走了出来,将身上盖的严严实实。

  她走到客厅,见王逸仍靠在沙发上,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

  看到王逸肩头,那道伤口还有鲜血渗出,已经染红了他大片的T恤,耿沙沙心中一软,忙找出家里的医药箱,从里面拿出纱布,剪刀等工具,坐到沙发边。

  茶几上放着一杯咖啡,应该是刚泡好不久,还冒着淡淡的热气。

  耿沙沙刚洗完澡,正觉得口渴,不由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温度正合适,于是喝了小半杯才开始为王逸包扎伤口。

  王逸感觉到疼痛,微微睁开眼,看到刚洗完澡的耿沙沙,光洁的脸蛋,如同出水芙蓉般,白里透红,甚是可人。

  「别动,你的伤口很深,不包扎会感染的。」耿沙沙担忧道。其实对于王逸,耿沙沙心里是十分感激的,毕竟王逸救了她,只不过她还不清楚,王逸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心中始终存着一份戒备。

  「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天呀!」

  王逸吃惊的盯着耿沙沙说道。

  「小天?」

  耿沙沙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如果说她看见外星人,估计也就是这个表情了。

  「是呀姐,你离家出走那一年,我正好11岁……」王逸继续道。

  耿沙沙一脸的错愕,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

  王逸眼角余光看了眼桌上的咖啡杯,少了小半杯,心中暗暗点头。

  这咖啡里面,他事先已经放了从大奎那买的精神药物,可以使人意识产生模糊。

  「小天,你怎么知道姐在上海,你又为什么会在那间酒店里?」

  耿沙沙急切的问道。

  王逸心中一喜,可见顺着耿沙沙心中的猜测来说,并没有引起她太大的怀疑,如果耿沙沙直接问她父亲、母亲叫什么,王逸当场就会傻眼。

  王逸毫不迟疑,点开系统商城道:「兑换姐姐迷香!」

  「购买『姐姐迷香』需要商城积分100点,你是否要进行兑换?」

  「兑换!」

  「你兑换『姐姐迷香』成功,消耗积分点数100点,你还剩积分点数100点。『姐姐迷香』:一次性消耗品,使用时间48小时,被使用者会认定你为她的弟弟,效果会根据对方的意志力以及你的行为、语言产生影响,如果你做出严重超出角色的行为、语言,将会使迷香效果失效。」

  王逸看到自己头顶的左上方,突然出现了一圈蚊香一样的东西,一端正在徐徐燃烧,飘起出袅袅的烟气,很快便弥散在整个客厅当中。

  「姐,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有多想你,我十六岁就离开家,到处找你……我打听到你在杭州当过模特,后来到了杭州他们说你不做模特去了上海,我于是辗转来到上海,可上海太大了,我也不知怎么找你,就暂时在那间酒店做帮厨,没想到今天能遇到姐姐……」

  王逸激动的说道。

  耿沙沙一眼不眨的盯着王逸,她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疑惑的目光渐渐变的温柔,脸上也显出动容之色。

  耿沙沙今晚,先是被霍才等人惊吓的不轻,又和王逸一路逃亡,回家洗了个澡总算精神放松,又被王逸下了意识模糊的药物,如今再加上系统迷香的作用,已经将她的意志力降到了最低。

  「……除了自己的弟弟,又有谁会豁出性命救自己呢,我真是傻,居然没有认出他来……」

  耿沙沙眼中充满爱惜之色,眼圈一红,就向王逸伸出了双臂。

  「姐,哇……」

  王逸泪如泉涌,猛扑进耿沙沙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王逸这次可算是豁出去了,成败在此一举,演技堪比奥斯卡影帝。

  感受着耿沙沙柔软的怀抱,隔着浴袍都能体会到里面,那两座36d傲人的双峰,随着耿沙沙的情绪激动,而颤抖不已。

  这时,王逸一直开启『偷听女人心』技能,生怕遗漏了重要信息,但就在此刻,他忽然从耿沙沙的心里听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消息。

  这消息如同五雷轰顶,惊的王逸半天缓不过神来。

  「原来,耿沙沙是因为这件事才离家出走的……」王逸心思百转,暗暗点了点头。

  耿沙沙哭的很伤心,似乎要将六年来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她哭了许久,才轻轻抚摸着王逸的头,声音哽咽的说道:「呜呜,都是姐姐不好,当初不该骗你,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

  「姐,你没有骗我,我们在一起做游戏,有什么不对的,都是爸爸他偏心……姐,我不能没有你,哇哇哇……」

  王逸紧紧抱着耿沙沙,整张脸都陷入了那傲人的双峰之中,当然是隔着浴袍。

  「是姐姐不对……你还小什么也不懂,我不该和你玩过家家,更不该用奥利奥骗你吃姐姐的奶……」

  耿沙沙爱惜的抚摸着王逸的头,痛心的说道,似乎是在为以前做过的傻事忏悔。

  耿沙沙的童年过的十分的幸福,父母对她宠爱有加,简直是当成小公主一般,可自从她的弟弟耿天天降生后,她的生活每况愈下,所有的好东西都被分给了弟弟,而且父母还教育她,要爱护弟弟。

  但耿沙沙的心里,却始终认为,是弟弟抢走了她的生活,始终怀恨在心。

  耿沙沙从小就长的十分标致,个头比同龄的男孩子还高,初二的时候就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身边也不乏各种各样的男孩子围绕。

  而她始终对男生提不起兴趣,听着身边那些小女生叽叽喳喳说学校谁谁谁好帅,好想做他女朋友云云的话,她甚是不解。

  她不但不明白男生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人的,相反却对一些帅气的女孩,心生爱慕,每当看见她们,心里就像有个猫爪子在挠,痒痒的,整晚都睡不着觉。

  这是她心里的小秘密,不敢和同学说,更不敢告诉父母,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拿着帅气女孩的照片自慰。

  那时候她迷死了李宇春,屋里贴满了李宇春的海报,还有天天听李宇春的磁带,幻想有一天能够和李宇春在一起。

  就在她十五岁刚上初三那年,父母因为工作繁忙,她必须要照看九岁的弟弟。

  周末的一天,耿沙沙正在自己的屋里,拿着李宇春的照片,右手兴致勃勃的揉捏着自己的阴蒂,左手摩挲着乳头的时候,耿天天突然推门拿着作业本走了进来。

  耿天天从小性格就比较懦弱,再加上学习不好,总是被同学欺负。又由于父母工作繁忙,他每天见的最多的就是他的这个大姐姐,因此他对耿沙沙十分的依赖。

  耿沙沙正在兴头上,突然被耿天天打断,十分的不高兴,再加上她心里始终认为是耿天天抢走了本该是属于她的父爱母爱。

  所以一个恶作剧般的念头在她心底产生,她说要和耿天天玩过家家的游戏,她扮演妈妈,让耿天天吃她的奶。

  耿天天开始不干,但后来在耿沙沙用奥利奥饼干的威逼利诱下,他终于缴械投降了。

  耿沙沙至今都无法忘记,第一次被耿天天吃奶的感觉,那种酥麻的快感,可比自己用手指揉捏舒服一百倍,感受着耿天天卖力的吃自己的奶,然后闭着眼,揉捏自己阴蒂所带来的高潮,简直让她痴迷。

  后来她就不只是局限于让耿天天吃她的奶,而是借着给耿天天洗澡的机会,让耿天天舔她的小穴。

  耿天天当然不干,就算耿沙沙早已落落有致,前凸后翘,但她的小骚逼对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还没有什么吸引力。

  不过耿沙沙以帮他做作业为诱饵,成功骗取了耿天天的信任,随着时间一长,耿天天忽然喜欢上了这一运动,他不知为什么很喜欢他这个大姐姐不穿衣服的样子,尤其是他用小舌头舔她大姐姐小骚逼的时候,耿沙沙的大屁股,随着他的舌头而扭动的模样,让他的小鸡鸡一阵胀痛。

  小鸡鸡会变硬,这让他很恐惧,但不得不承认,这十分的舒服。尤其是,大姐姐有时候还会低下头来,含住他的小鸡鸡,那种感觉简直舒服到了极点。

  就在耿天天十岁的那年,他的大姐姐再一次唆他小鸡鸡的时候,他全身震动,小鸡鸡射出一股浓浓的乳白色液体,喷了他那个大姐姐一嘴。

  从此耿沙沙就和耿天天爱上了这项活动,乐此不疲,隔三差五就要来上一次。

  于是,耿沙沙和耿天天两人的这个小秘密,一直进行了两年。

  终于有一日,他们两人正在浴室内开心的洗澡,也许是两人太过投入的原因,根本没听见父母已经从外地回来了,听到浴室内耿沙沙的呻吟声,耿父推门一看,只见耿沙沙正双手扶在浴室的瓷砖上,撅着屁股,垫着脚尖,而耿天天则站在她后面,双手抱着她的大白屁股,整张脸都埋进她的屁股沟里,用舌头努力的忙活着。

  那是耿沙沙记事以来父亲第一次打她,而且打的非常狠,在家里休息了一个多星期,才能一瘸一拐的下床走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